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恰逢好婚喻色墨靖尧 > 第69章 小脸‘刷’的又红了

第69章 小脸‘刷’的又红了


喻色看看狼狈不堪的四个人,拧了一下眉心,“我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墨靖尧皱眉,“不是因为这个。”

喻色不解,“那是因为什么?”

她有点懵,脑回路有点跟不上这个男人的。

墨靖尧俊脸微倾,绯薄的唇就贴上了喻色的耳朵,“或者半山别墅或者凯威特的总统套房,二选一。”

喻色小脸‘刷’的又红了。

她果然是跟不上这个男人的节奏。

原来他是不想送她回学校……

“新装修的宿舍很舒服,我很想睡那张床。”喻色咬咬牙,坚持回学校。

墨靖尧直接拿起手机,“我打个电话给工程队,你的床垫可以换了。”

“不要。”喻色抓住墨靖尧的手,不许他拨打出去,“去……去墨家吧。”

她可不想每天出出进进酒店被小报记者给盯上,不想被人误会她和墨靖尧的关系。

她只是他的恩人。

对的,他是为了报答她才对她这样好的。

而她呢,自然是为了他脖子上的那块玉,用他的玉尽快的恢复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这样一想,喻色就妥协了。

既满足了墨靖尧,也满足了自己。

她太爱那块玉了。

还是想偷走,从此天涯任她行。

可惜,偷人东西真不是她做人的风格。

不远处,喻沫眼睁睁的看着墨靖尧与喻色亲亲近近的说笑着什么,双手不自觉的攥紧,喻色,她不得好死。

喻色,居然抢她的男人抢她的未婚夫。

墨靖尧终于说服了喻色,颀长的身形徐徐站起,然后微微倾身就要抱起喻色。

喻色闪身一退,“我自己能走。”她有手有脚的,她能走的,她才不要他抱。

那样的公主抱很容易让人误会她与他的关系。

其实他们不过是一个报恩一个恋玉的关系罢了。

“你不能走。”可,墨靖尧直接无视她,倾身就抱起了喻色纤瘦的身体,转身就往大门口走去。

“喻色,你不要走,你放过我和你爸还有你姐吧,你要是走了,我们今晚都不用活了,你就等着明天一早来收尸吧。”陈美淑看到喻色要走,她肚子疼的更厉害了。

喻颜也跟着爬了过来。

喻沫颤巍巍的起身,“喻色,我要血崩了,你不能见死不救。”

墨靖尧听着身后这一句句,无视。

他家小女人说了没用巫术,那就是没用。

“喻色,好歹那是你妈你姐姐,你就指一条路吧。”喻景安最后开口了。

他再不开口,墨靖尧就要抱着喻色出去了。

喻色这才漫不经心的开口,“呃,都说了是你们自己自作孽不可活,你们偏不信,陈女士和喻颜是今晚海鲜吃多了,海鲜里有寄生虫,这会子寄生虫闹腾的厉害才肚子疼,关我什么事?”

陈美淑看看喻颜,喻颜再看看陈美淑,喻色说的好象一点也不差,她们两上今晚上的确是吃了很多海鲜,“那你……你爸呢?”陈美淑本来是想要替喻沫问的,可是想起刚刚墨靖尧要人教训她的时候喻沫居然指证是她碰了喻色的肚子,便硬生生的把‘你姐’改成了‘你爸。’

还是自己老伴好。

患难见真情,今晚她算是知道了,真正关心她的是喻景安,而不是两个女儿。

“喻先生晚上喝了太多的羊肉汤导致肝火过热,然后吹了冷空调引发过敏性鼻炎犯了,所以,他头疼。”

“喻色,你的意思是爸以前的偏头疼全都是鼻炎引起的?”喻景安吃惊了,这些年,他时不时的总会头疼,不过一直没有找到原因,以至于吃什么药也没用,疼的最厉害的时候,一动都不能动,挺尸一样的只能吃止痛片。

可是止痛片治标不治本,最近,他的头疼病犯病的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严重了。

“嗯,你是过敏性鼻炎,遇冷就犯,还有 ,你现在的鼻子里有脓血,必须尽快吃药。”她第一次从墨靖尧的玉里得到那些知识的时候,最先入脑海的就是‘医德’两个字。

所以,这会子抛开个人恩怨,她还是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喻景安。

喻景安回想了一下,最近几次偏头疼犯病的时候,好象每一次都是吹了冷空调后犯的,不住的点头,“小色说的对,我要去买药,终于找到病因了。”

“喻色,那我的大姨妈是怎么回事?还是很……”看了一眼墨靖尧,喻沫一脸娇羞的道:“还是很多的量。”

“你是排卵期吃太多发物造成的,又是羊肉又是鱼籽又是乌骨鸡之类的,原本一餐只吃一样真没什么,可是你一下子把这几样都吃了,就造成血崩了,所以,这事,你这找我算帐真的找错人了,该找谁你自己找去。 ”

喻沫顿时看向了陈美淑,“妈……”她恨不得捅了陈美淑。

到了这一刻,才觉得毁了这么一个美好夜晚的原来都是她妈陈美淑。

倘若不是她来了大姨妈,房间里就不会有姨妈血的味道,墨靖尧就不会反感,说不定现在还与她在那张床上……

所以,什么都是被陈美淑给破坏了。

不行,她不服。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墨靖尧一定是她的了。

陈美淑也是愣住了,她是好心的想要给喻沫补一补,好让她增强体力与墨靖尧大战一场。

结果,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下子给补多了,然后让喻沫提早来了大姨妈,破坏了所有的一切。

墨靖尧抱着喻色就走,边走边对着身后目瞪口呆的四个人道:“去医院检查清楚,如果全都如小色所言,立码去学校给小色道歉。”

说什么喻色用巫术,他从来就没信过。

陈美淑和喻沫四个人已经石化在了当场,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喻色的那一句自作孽不可活,原来一点都没错。

是的,当晚就去医院挂急诊检查了之后,四个人的脑袋全都耷拉了下去。

四个人的病理,喻色说的一点也不差。

其实,挂急诊的医生也看不出他们是什么病,检查了好几样也没检查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