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启明1158 > 一千二百五十 没有人比我更懂瞒天过海

一千二百五十 没有人比我更懂瞒天过海


蒋扶被拖走的时候,正好马永康与吴璘一起来拜见赵不息。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满脸是血晕过去的蒋扶像一条死狗一样被拖走,心下不住的叹息。

蒋扶的下场可以说是毫不让人感到意外,尤其是马永康,赵不息甚至明明白白对他说过会把蒋扶当作消耗品来看待,而这件事情本身也是马永康主导操作的。

他和赵不息唱了一出双黄,瞒天过海,通过献祭蒋扶,换来了暂时的安稳。

但是蒋扶至少也是为赵不息鞠躬尽瘁了,多少脏活累活都是他去做的,现在赵不息遇到事情就把蒋扶抛出去了事,让蒋扶顶罪去死,多多少少,他们心里还是有些兔死狐悲之感的。

今后,还会有人全心全意为赵不息办事吗?

或许赵不息不是不明白,只是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马永康和吴璘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比复杂的神色,两人很有默契的齐声叹息,然后继续前往拜见赵不息。

他们拜见赵不息的原因很简单。

说一下目前这个交子崩盘的情况下成都朝廷所面临的危机。

马永康讲了一下社会危机。

大量商铺倒闭,很多人自杀,还开设的店铺拒绝交子,交子已经成为废纸,但是很多人都没有铁钱,只有交子,交子花不出去,他们迟早是个死。

这样的人遍布整个社会。

地主也好,商人也好,手工业者也好,农民也好,大批量大批量的破产,陷入死地,朝廷再不出手做点什么,他们只能是死路一条,或者说,他们都要揭竿而起了。

大军能镇压整个川蜀之地的叛军吗?

这不好吧?

马永康询问朝廷是否做些什么来救市,比如下令官营的盐铺接受且只接受交子付款购买食盐,这样的话就可以在相当程度上缓解交子危机,给那些绝境中的人一点点希望。

反正对于朝廷来说,食盐目前不存在危机,完全可以拿出来缓解时局。

食盐贸易上,朝廷是稳赚不赔的,成本几文钱的食盐能卖出一百多钱来,利润空间极大,所以可操作性也极强。

稍微操作一下,把信誉交子变成食盐交子,如此一来一定可以对冲掉交子崩溃带来的金融危机,就算不能全部对冲掉,也能多少稳定一下局面,不要让通货紧缩摧毁川蜀经济。

这可是成都朝廷的制胜法宝啊!

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马永康的建议非常好,很有可行性,然而赵不息却不这样看待问题。

“交子既然已经是废纸,已经失去民间信用,那盐铺接受交子,只会让朝廷在短时间内失去大量盐,而收回来大量没有价值的交子,朝廷虽然不缺盐,但是采盐制盐难道不需要钱吗?这些钱不还是需要用铁钱来支付?”

刚刚献祭掉蒋扶来度过危机,赵不息很不开心,说话的语气就很不好。

“交子已经废掉了,那就是废掉了,朝廷再怎么给交子增加价值,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人敢于使用交子,再多的盐也改变不了这个局面,只会让朝廷陷入两难的境地!

成为废纸的交子放在朝廷手里有什么用?反而会被买走大量大量的盐!盐政现在依然是朝廷的财政支柱,失去了这根支柱,你让我拿什么运转这个朝廷?

朝廷只要有钱,再多的反贼也能杀掉,没钱了,只能坐以待毙!马相公,你是朝廷重臣,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怎么就那么湖涂?你怎么就那么不明白我的苦心呢?我对你很失望!”

赵不息拍着自己的桌桉,对马永康一顿狂喷。

马永康只是这么一说。

他感受到这一波本土派系的怒火真的很勐烈,就想着多少安抚一下躁动不安的本土派系,赵不息要是真的不愿意,也没人可以强迫他。

他马永康和吴璘都是要声誉要面子要身后名的人,且一个五十多一个六十多,都在人生暮年,追求什么权力名位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用盐政给交子兜底来缓解社会危机的事情当然不会得到赵不息的认可。

当然了,赵不息也不是完全没有后手考虑。

民间造反就算了,但是,整个官方的统治阶层不能造反,他们造反,自己就特别危险了。

所以他打算再来一次分化瓦解,对于这一次没有上表攻击蒋扶的川蜀本土派官员,他会用各种理由赏赐一批财物予以赔偿,以此拉拢那些本土派官员中的温和派。

由此将本土派内部也给搅乱一下,让他们不能聚在一起反抗自己接下来的政令。

他觉得自己这一招算是瞒天过海的成功典范了。

一波操作下来,他没损失什么,成都朝廷国库充实,军队听话,还能清剿一批提出问题的人,多好?

马永康眼看赵不息一副【没有人比我更懂瞒天过海】的模样,顿感无话可说,便闭口不言,什么都不说了。

马永康不说话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吴璘了。

马永康所说的是政务上的话题,那么吴璘说的自然是军务上的问题。

赵不息也知道吴璘要说的是什么。

“交子崩溃,等同废纸,军心不稳,士气大跌,以至于出现资州、遂宁府之败,十分不利于朝廷平定群贼,还请陛下体谅军心,体谅士卒,多加安抚,否则军情不利,臣心实难安。”

吴璘话说完,赵不息皱起了眉头。

如果只是民间的问题,赵不息还能用强大的军队来维系统治,毕竟他的政权就建立在官僚、地主士绅阶级的支持和军队的保驾护航之下,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军队是维系一切的最后可能。

所以赵不息可以承受很多事情的打击,唯一不能承受的就是军队的不支持和失败。

他这一波经济阴谋本来也不是针对军队的,甚至有点刻意避开军队、想让军队独善其身的感觉,给军队发交子也是因为考虑到军队转战在外,暂时不能使用交子,等他们能用了,一切也尘埃落定了。

他的国库里那么多铁钱,总能拿出一些来稳定军心。

结果没想到局面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