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启明1158 > 一千二百四十八 这就是明国的革命

一千二百四十八 这就是明国的革命


这一波交子热当中,受到严重损失乃至于破产的这批人当中不乏有受过良好教育的社会精英。

他们读书习字懂道理,甚至打算参加接下来要举办的科举考试。

只不过现在……不用了。

各种意义上都不用了,就算他们不打算反抗成都朝廷,他们也失去了继续读书进学的资本,大宋的科举是有钱人的游戏,是宋廷笼络地主豪强阶层的工具,不是穷人能参与进来的。

这批受过良好教育的聪明人大感悲愤,眼看着自己的一切都化为乌有,心中的落差感几乎要把他们折磨疯掉,他们难受到了极点。

他们别无选择,于是正式与成都朝廷决裂。

有的直接揭竿而起,就在成都府闹事。

有的则前往参加正在反抗成都朝廷的农民起义军,打算依靠现成的反抗军,给成都朝廷一个深刻的教训。

原本他们是有产者,对于是否反抗还会有所顾忌,但是现在他们成了无产者,那么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革命性一下子就上来了。

尽管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革命。

成都府各地是最早受到交子崩盘影响的地区,所以这里的人们也最愤怒,最先展开反抗,很多破产地主、商人揭竿而起,拉拢一大批赔得很惨的富农、中农、手工业者一起起来造反。

他们冲击县城,杀死官员,打开仓库想要夺回自己失去的东西,行动力非常强,行动强度非常的大,俨然有一种毁天灭地的气势。

然而这种反抗行动有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

眼下,成都朝廷又有钱了。

成都朝廷虽然岌岌可危,但是钱实实在在的,满仓库都是,国库里堆满了搜刮来的铁钱,相比于交子来说俨然是大家眼里的宝物。

有钱的朝廷办事情不再畏首畏尾了,面对风起云涌的反抗者,赵不息一声令下,大把大把的铁钱洒向驻守成都的正规军,每人都有赏,赏赐规模极大。

吴璘训练的一万多正规军拿到了赏赐的铁钱,正规军士兵本身还有他们的家庭都为此得到了活下去的可能。

吴璘还宣布杀死造反的贼人可以获得额外赏赐,这更加刺激了宋军士兵们的战斗意志。

于是成都驻军听从朝廷的命令,对揭竿而起的反抗者展开了血腥的屠戮。

赵不息就好像充值成功的恶臭氪金游戏主人公,一挥手,军队出动,开始讨伐成都府的反抗者们。

反抗者们刚刚起事,队伍人数不多,军事能力近乎为零,根本不是正规军的对手,面对正规军的碾压,大量破产反抗者被屠杀。

他们虽然足够勇敢,足够愤怒,奈何时机不对,面对的敌人也不对。

吴璘亲自指挥军队对这些人发起进攻,进行镇压,那么在成都府的范围内,这批由原先的有产者为主力进行的起义反抗行动是很难有所作为的。

在赵不息看来,他们都是苦主,是成都朝廷这一波行为的受害者,和朝廷犯冲,但只是要他们死了,一切就结束了。

解决不了问题,但是我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这年头任何讯息传播都需要不少时间,没有更快的传播手段,所以交子崩盘的局势从成都府蔓延到其他地方也需要一些时间。

以至于周边地区出现破产者揭竿而起反抗成都朝廷、表示要武装讨债的时候,成都朝廷的军队也基本上把成都府地区的武装讨债者杀得干干净净,开始磨刀霍霍向周边地区了。

赵不息打开国库,用大撒币战术收买成都驻防军队,让大头兵们拿到充足的铁钱,还采纳了吴璘的建议,向军队士兵发【盐包】,直接赏盐,从而获得军心,稳住军队。

军队支持成都朝廷,那么民间的抗议就很危险。

至少在交子崩盘的局势蔓延开来的同时,宋军的镇压行动也同步展开,且不断取得胜利,自发的武装讨债者死伤惨重,全面失败。

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且不说自发的武装讨债者只是破产者当中的一部分,还有相当一部分选择了和之前的农民起义军合流,就说朝廷本土派官僚,也有相当一部分因为被蒙在鼓里而损失惨重。

这些本土派官员有的是以个人身份购买交子,有的是以家人族人帮忙的方式购买交子,有的则是背后操纵自己办设的私人金融机构吃进交子,当然,都一样亏得彻底。

交子闪电般崩溃,他们也闪电般亏的娘都不认。

虽然他们有着官员的身份,也有丰厚的家底,不至于输得一塌糊涂一无所有,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未及时收手的他们损失大量的现金流,这种情况一样让他们十分恼火。

赵不息主导这场交子阴谋的消息泄露之后,朝中局势风起云涌,大量官员恼火到了极点,怒火上涌,怒斥赵不息不为人君,居然对朝臣出手,连朝臣都骗。

世上有这样的皇帝吗?!

他们是很想把矛头直接指向赵不息,上表询问赵不息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甚至还决定集体上表抗议,甚至为此做出逼宫的事情也在所不惜,绝不退缩。

眼看着官员们要集体造反了,心中有数的外地派系官员领头羊马永康站了出来。

作为在交子崩盘事件中损失一半身家的大家眼中的大冤种,浑身上下绿油油的马永康所说的话还是有一定分量的,连本土派系官员都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马永康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作为赵不息的后手牌站了出来,为文武百官们讲解了一下明国的【革命】理论还有【土地改革】政策以及【清算】政策,还有专门针对敌国的【战犯惩处】政策。

他读过苏咏霖的洪武争论,大受震撼之余,也意识到苏咏霖和他的政府到底是怀着着怎么样的一种态度对待江南的一系列势力。

且原本不少人都以为苏咏霖只是嘴强王者,嘴上喊得响,根本不会这样做,但是当初明国数百豪强地主的幸存者们翻山越岭南下南宋的事情极大的刺激了所有心怀幻想的人,让他们意识到明国不玩虚的。

苏咏霖是真的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从那之后,很多原本想着等明国南下直接城头变换大王旗的人也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转而坚定的和江南的朝廷站在一起,为了抵抗明军“入侵”而付出了很多。

只是明军太强了,他们打不过,所以被迫接受现实,但凡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他们都不愿意接受那个事实。

现在川蜀也是一样的。

马永康把话讲的很明白。

“按照明国的阶级理论,我们有一个算一个,都属于地主阶级,且家财万贯,佃户极多,是典型的靠着所谓【压迫】和【剥削】生活的罪恶的上等人,是必须要被铲除掉的。

我们要被吊起来绞死,我们的家人有过犯罪的也要被绞死,没有犯罪的要被流放边远之地服苦役,还不知道要服役几代人才能获得自由,而那些佃户,那些农民,将可以获得我们的土地和财产。

他们会在我们的土地上繁衍生息,生育子女,过上和平安稳的生活,而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呢?基本上就是永世不得翻身了,我们会死,我们的后代会吃尽人间苦头再死。

诸位,我知道你们多数都有一些想法,但是这些想法在明国看来是非常可笑且无知的,你们想要亲近明国,明国却根本不会接纳你们,你们以为明国只是要统治的权力,但是明国要的,是我们所有人的命,这就是明国的革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