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心之怪盗!但柯南 > 第769章 唐泽的新剧本

第769章 唐泽的新剧本


第769章 唐泽的新剧本

“那个,请问一下,这位小姐,是来参加烟火大会的游客吗?”

“啊?呃,您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就是看你有点眼熟,可能和我们顺路,想问你需不需要捎一程……”

低头选着冰淇淋的唐泽暗暗叹了口气,顺应着柯南拽他裤脚越来越猛烈的力度,直起腰看向说话的人:“抱歉,我们还要再逛一会儿才走。谢谢您的好意了。”

说话的男人打量了一下唐泽的脸和与他站的很近的两个女生,讪笑了两声,主动离开了。

毛利兰松了口气,赶紧站到了铃木园子身后,将自己藏进摊位更深处的地方,避免再遭遇更多搭讪。

铃木园子幽幽看了看那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重新低下头挑口味的唐泽,默默举起手里的相机,抓拍了两张坐在边上吃冰的情侣。

“果然啊,我的策略真是毫无意义。”一边拍,她一边用幽怨的口吻说,“站在人群里之后这不是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吗,真可恶。”

“诶?因为唐泽在吗?”毫无自觉的毛利兰打量着唐泽的侧脸,“有条件这么好的男生同行的话,确实没什么人敢和你搭话呢。”

是啊,要是没有唐泽在,找小兰搭话的人恐怕更要络绎不绝了吧……

铃木园子愤愤地接过唐泽递过来的沙冰,咬住了勺子不说话了。

“要不要试着像上次那样,换个造型?上次那個红发造型就挺适合你的。”同情地看了眼铃木园子,唐泽善意地建议道,“那样会比现在更有回头率的吧?”

而且也能避免一些因为造型引来恶意的情况,不管是上次还是这次。

平心而论,铃木园子长得绝对不差,虽然平时说话做事大大咧咧的,但她毕竟是富养出来的财团千金,不管是精致还是贵气都不缺少。

只是毛利兰的长相确实比她更符合日本人的审美,如云的黑色长发以及柔和娴静的气质也更容易吸引到注意力。

在这种凭借第一印象相互结识的场景当中,站在她身边的铃木园子,如果风格不够强烈,确实容易被忽略。

“不,说了要搞平民化的策略了,那就必须要用最日常的状态!”吃了一大口冰的铃木园子倔强地摇了摇头。

唐泽从她脸上看出了几分落寞,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脑袋以示安慰。

拒绝用刻意的技巧来博取关注,但又憧憬着浪漫的邂逅与恋爱,能被人从人海中一眼看中什么的,真是充满了青春气息的烦恼啊。

就在唐泽拍到她脑袋的瞬间,一阵强烈的凝视从某个方向传来。

唐泽动作顿了顿,自然地收回了手,不着痕迹朝视线的方向看去,却已经找不到视线的来源了。

啧,这也是个光知道偷摸跟着,光明正大来接触一下都不敢的家伙……

“不过我觉得,兰同学说的对,有我在的话,恐怕很多人会望而却步,要不然我先去别的地方转转,给你们留点空间?”收回手的唐泽顺势表示。

他的队友们还不知道到哪里了,他正好脱队一会儿,去和他们碰个头。

“没那个必要啦,出来玩就好好玩着吗,哎,伊豆的风景还是挺不错的。”铃木园子摇了摇头,挖冰的速度却忍不住更快了一点。

早知如此,何必在这里人挤人呢,就应该包个车,找个度假村好好放松算了……

“要不然先回旅馆去换浴衣吧?早点出来也好,免得挤不到位置。”见好友情绪不高,毛利兰提议道。

唐泽低头与柯南对视,各自拿起自己的冰淇淋不说话了。

毛利兰今天只穿了一套不起眼的灰色卫衣尚且如此,要是统一换上旅馆的浴衣走出来,那铃木园子的偶遇就更泡汤了。

唐泽正打算再次提议分头行动,一只手突然从旁边伸了过来,直接勾住了他的肩膀用力拍打了两下:“哟,这不是唐泽君吗,真巧啊,你也在伊豆旅行?”

唐泽动作停滞了一下,转头看向笑眯眯凑到他身边的人,打量着对方脸上的墨镜,嘴角抽了两下。

喂喂,我说这个状态和你接近,不是说让你换个假发换一款墨镜就能自信来出cos的程度啊……

幸好伱好歹还记得遮遮脸,要不然回头岂不是连柯南都糊弄不住……

柯南已经是我们团掉马的底线了,要是他都能看穿还是别玩了!

心里一阵无语的吐槽,唐泽面上还是尽职尽责地接住了戏。

他的表情很快转向震惊,手跟着对方的拍打哆嗦了两下,手里的勺子掉回装冰淇淋的纸碗当中。

察觉到他这阵动静的柯南视线转了个弯,本想仔细观察新冒出来的家伙,现在却忍不住认真端详起了唐泽的表情。

唐泽确实认识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脸上的表情比起惊讶,更接近无措,乃至于有些惊慌。

很显然,唐泽完全没预料到此人的出现,而且对这个人十分抗拒。

“是、是您啊,足立先生……”唐泽转过身,状似阻拦住他看向其他人的视线,实际上趁着转身的工夫,用胳膊肘杵了松田阵平一下。

人物小传写这个人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私下里内心全是黑泥没错,但你这也阴险过头了吧,脸上笑容收敛一下啊!

“咳咳,”被他无情肘击戳得一痛的松田阵平揉了揉肋下,好歹是把来创死人的阴险笑意控制住了一点,进入到正常寒暄的状态中,“好久不见了啊,听说你不是去东京了吗?这是来伊豆旅游了吗?”

“……对。”唐泽分心用脚后跟将准备探头观察的柯南往后又拨了拨,低声回答。

松田脸上现在只有岛袋君惠帮忙做的一些简单的变妆,还没对着足立透的证件照捏好脸,可不能让你看的太仔细了。

观察再次被唐泽打断,为防止再次凑上去引起对方的注意,柯南只好退回到了毛利兰边上。

越过唐泽身体的阻挡,他只能看见站在他对面的短发男人没什么站相的随意姿态,以及对方怎么听都感觉意有所指的话。

“哦哦,那这不是过的蛮好的吗?还认识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这样我就放心了。以你的性格,我都以为你一个人去东京生活会受人欺负呢。”

“劳您费心了,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能同意你离开东京自己出来旅行,警视厅给你找了个不错的审查官啊,很照顾你嘛。”

“……”

“怎么这个表情?是我之前对你不够照顾,让你不满了吗?真抱歉,我确实被经常说是个粗心大意的人呢。”

<div class="contentadv"> “怎么会,多谢您之前的关照,足立警官。”

“哈哈哈,别这么叫我,我已经不当警察了。不过,以后说不定有机会在东京再见面的。”

随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被称为足立的男人再次搭住唐泽的肩膀拍了拍,强硬地按住了唐泽再次试图阻挡的动作,冲着怔愣的三个人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难得在这里遇到,我找唐泽君聊一聊。不介意把他借给我一会儿吧,可爱的小姐们?”

察觉到他们之间气氛有些怪异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又齐齐看向了唐泽的方向。

低垂着视线,注视着自己脚尖的唐泽没给他们任何回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意见。

虽然觉得这个足立哪里怪怪的,但当事人都不反对,他们更没有阻止的理由,只好看着男人拽着唐泽,勾肩搭背地离开了。

“那个人是谁啊?我刚才好像听见唐泽叫他警官?”毛利兰皱起眉,使劲回忆了片刻,迟疑地摇了摇头,“以前没见过他,应该不是东京的刑警吧?”

也不是东京的公安。

没说话的柯南在心里补充道。

在风户京介一案,似乎是因为风户京介私下里进行的那些售卖违禁药品的勾当,除了负责调查凶案的搜查一课,案件中还有来自警察厅的公安参与其中。

他们当中没有特征与此人一致的,柯南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自信。

“他说他已经不当警察了,是什么意思?”铃木园子也暂时没空管搭讪不搭讪的问题了,托着下巴沉思。

“不是搜查一课的警员,似乎也不是东京人……”毛利兰思索片刻,低头看了看垂头陷入沉思的柯南,轻轻摇了摇头,“算了,等一会儿唐泽回来再问他吧。”

“那我们还是早点回旅店吧,趁早换好浴衣,也省得唐泽找不到我们。”

“行,我给唐泽发个邮件告诉他,等一会儿回旅馆碰头……”

两个女生嘀嘀咕咕的时候,柯南已经掏出了兜里的手机,键入速度飞快地编辑起了邮件。

不是东京人,也不是东京的警察,更不是他们以往在外遇到过的其他县区的刑警。

那唐泽,还有可能认识哪里的警察呢?

【服部,你认不认识姓足立的警察?或者你调查的唐泽案件相关资料里有没有?

我怀疑唐泽遇到了他在京都被审讯期间接触过的警察。】

————

跟在他们不远处的黑皮男人看了看似乎做出决定马上回旅店的女孩们,又看看被黑西装男人带走的唐泽,犹豫再三,转头朝唐泽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这里离旅馆并不远,她们两个既然很快回去准备沐浴更衣,那暂时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那个叫毛利兰的女孩子,应该就是铃木园子那个会空手道的朋友,她们两个一起的话,安全大概没什么问题。

而这个叫唐泽的男生,他的行为举止看上去和铃木园子关系似乎很密切,好像是她们两个的同学。

现在他这么鬼鬼祟祟地跟着一个成年人脱队,到底是有什么打算,还是有必要搞清楚的。

他不是故意针对靠近铃木园子的男生,他这也是为了她们的安全着想!

在心里这样说服了自己,京极真很快转了一个方向,在人群中灵活地穿过,朝唐泽离开的方向悄悄跟了上去。

他不敢跟的太近,怕引起了前方两个人的注意,只是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尽力试图听清他们的对话。

前方,总算成功离队了的唐泽冲松田阵平翻下眼皮。

“我不是说了,我会找机会去找你们的,你怎么直接跑过来了?”唐泽观察了片刻假发的发际线,开口没好气地说。

幸亏岛袋君惠的技术同样过硬,基础扎实,虽然易容方面还达不到基德等人神乎其神的地步,但只是替一个人改变一下面部特征,让他和原本的自己看上去有些区别,还难不住她,否则之后正式使用足立透的身份现身,很容易在柯南他们面前露馅。

这可是半个公共马甲啊,大家都要穿的,安室透准备这个身份很不容易,可不能糟蹋了。

“这不是正好的事情吗?”松田阵平耸耸肩,“反正之后我是要跟着你们一起回东京的,早点在他们面前现身也没什么事吧。”

“嗯?是发现了什么情况吗?”有所意识的唐泽皱了皱眉。

如果不是有事需要找他过来沟通的话,只是在车上等待唐泽过来碰头这种事,松田阵平肯定是沉得住气的。

“下车买午饭的时候,我听摊位的老板说,这附近发生过连环杀人案。”松田阵平皱起眉,表情严肃了一些,“至今没有告破。我稍微打听了一下消息,我觉得……”

“嘘。”正要说什么的唐泽余光捕捉到了一个麦色皮肤的身影在偷偷靠近,立刻出声打断了松田阵平后面的话,语气一转,用一种含怒的声音说,“透先生,我的情况你也清楚……”

利用灵活的身形成功越过了数人的京极真靠近到唐泽身后的时候,一耳朵就听见了唐泽的声音。

“……你被警局辞退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这不是我的错。”

“是吗?让你安分听话,少向别人说不该说的事情。你觉得你是被冤枉的吗,还是说你觉得找一个父亲是警界高官的高中生侦探,就能让京都的警察们低头?”

唐泽深深吸了口气,没有回答,似乎想用沉默对抗对方的咄咄逼人。

“不过没关系,没有他的‘帮助’,我又怎么有机会被返聘回东京呢?我还得谢谢你帮我一把了呢,唐泽君。”

“你……”

“倒是唐泽君你。我倒是很好奇,会有大学愿意接收被判故意伤害罪的高中生吗?”

清晰捕捉到了“故意伤害罪”几个字,京极真忍不住瞪大了镜片后的眼睛。

故意伤害罪?这个叫唐泽的人吗?可他不是铃木园子的同班同学来着吗?

这、铃木园子知道这件事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