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试婚:惹火小妻 > 003

003


  “思萝,窗外有什么好看的吗?”

  虽然她不觉得窗外有什么好看的风景,既然唐思萝让她去看看,那就应该有什么吧。

  顾染走到唐思萝身边,也凑到窗前看,往思萝所指的方向看去,原本恬静的面容此刻却出现了一抹忧伤。

  她的胸腔中似乎涌动着什么激动的情绪,她以为自己发烧住院后,已经学会了遗忘,遗忘掉他的身影,可他怎么会在窗外,还抽烟?

  算了,他抽不抽烟和她没关系,他们已经分手了。

  “他是来找你的吧,我发现他在外面已经呆了超过两小时,看样子有继续待下去的迹象。”

  唐思萝虽然十八岁比顾染小个三岁,但是呢观察满敏锐的,居然一眼看出了顾染脸上荡漾的微小情绪波动,看样子窗外楼下的那名帅气男子与顾染一定有什么故事吧。

  于是,她试探性的开口问顾染。

  “应该不是,他只是个过路人,我去铺被子了,等会我要煮咖啡,你要喝吗?”

  顾染忍着哽咽,以平常说话的口吻对唐思萝说,顺便转移话题。

  “染染,染染,能下来下吗,我有话和你说,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染染……”

  一直关注顾染动向的岳磊,自然没有错过顾染在窗前的惊鸿一瞥。

  他忙捻熄了刚刚点燃的一根烟,还没抽,正犹豫着是否要抽烟,他对顾染是否会在窗前发现他这一点不怎么抱希望,可没抱希望时她已经看到了他抽烟,他没抽,他忙丢掉捻熄的那支烟,向楼上的顾染招手,他表现的有些急切,很想她能够下来听他的解释。

  “哦,真的是路人吗,他好像和你很熟呢,还叫你染染,叫的这么亲昵,我看你还是下去和他说个明白,这个男人我见过,好像是?”

  唐思萝努力回想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那个男人,根据她的经验,她所见过的除了自己学校的同学老师等人之外,只有父母那些商场朋友们的儿子女儿们,也就是说都是名门公子或者名媛淑女,一句话的意思就是全是上流社会的有钱人。

  “他怎么会有车呢?我记得他每次都骑着自行车,可这次?看样子是借来的,好吧,是该见面说个清楚。”

  唐思萝在发呆,而顾染也在自言自语。

  她刚刚在窗前所见,岳磊是倚着一辆高级轿车旁抽烟,她也没仔细看。

  两人交往了三年,他有的车子就是一辆自行车啊,什么时候他有那么一辆高级轿车?

  她觉得他应该是借来的,他叫那么大声做什么,生怕没人听到他说话吗?

  怕他还会在窗外大叫,她可不想引人注目,而且她必须要他别再来找自己了。

  都分手了,还来找自己干嘛,要找应该去找叶芳芳。

  她下楼来到他的面前四步远的地方站定,脸上的表情是抑制不住的生气火焰。

  “我们已经分手了,希望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顾染说完转身就想上楼,岳磊怎么可能让她走呢,他情急之下拉住她的手,将她有点强制的拉到了他的车上,他再关好了车门,发动车子。

  “你那天看到的不是真的,叶芳芳骗我说你会来,可我没想到她会趁我去书房关电脑的时候在我的水杯里下了药,我们交往三年了,我的为人你应该很清楚,我也不可能喜欢叶芳芳,这一切都是她设下的圈套。”

  岳磊看顾染要下车,他急忙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说是她下了药?”

  顾染对岳磊的话很震惊,是的,交往了三年,他们两约会看电影逛街都顶多就是手拖手,或者亲吻脸颊,拥抱之类的,没有什么逾距的行为,他的屋子只有自己去过,两人交往的第三年,叶芳芳总会找各种借口,说是帮她看看她的男友是否可靠之类的,她觉得也还好就没有阻止,似乎就这样开始,岳磊就不建议她去他住的地方,仔细想想他应该是不想叶芳芳去他的住处吧。

  但是,平心而论,叶芳芳的确长得很漂亮,他真的能不为她的美色所动吗?

  她不知道是否该相信岳磊说的话。

  “事实就是这样,我的水杯已经拿去医院做了检验,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把医生的检验报告给你看,我也和你说过很多次,我们约会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怎么能老让叶芳芳这个女人来破坏,可你不听。染染,我知道这件事情我也有错,毕竟我和她,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是有发生过那种关系,但请你相信那不是我所愿。你那天说的是气话我知道,让我们回到从前好吗?”

  岳磊见顾染犹豫着不说话,他心里特别紧张,可他真的不想因为叶芳芳的蓄意介入而破坏自己和顾染的感情。

  “你在开车,请你开车小心点,我可以相信你,但是我们真的已经分手了,请停车,我想一个人静静。”

  他一只手开车,另一只手伸过来握着顾染的手,顾染甩开他的手要他专心开车,不行,她现在脑子很乱,本来有些话要说,可她却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说,毕竟两人已经分手了。

  “染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我们说过的话吗?你说不管我家里是否有钱,你喜欢的是我这个人,记得吗?”

  岳磊决定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向顾染坦白,其实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顾染就说过,她不在乎他是否有钱,只要他是真心对她好就行。

  她在他心里是与众不同的,他喜欢她,爱她,敬重她,也许顾染不知道,其实他记得每次约会的事情,她也没问过约会的事情,他自然就提起。

  “我记得,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都已经分手了,他为什么提起第一次约会的事情,她一直都以为他忘了他们约会时去过什么地方,做过什么,可,他却忽然提起这个,难道他都记得吗?对此,顾染的心里又开始柔软也有些不知所措,真要坚持分手吗?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