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工业弑神 > 第二十六章 泰德好感度UP

第二十六章 泰德好感度UP


  叶卡捷琳娜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想出门,心情很纠结很犹豫?

  西泽心中顿时了然,看来他昨天抛出的知识诱饵,果然让叶卡捷琳娜很心动,只是她仍心悸些事情,徘徊在他亲手开启的浩瀚知识大门口,踌躇不前。

  希望你别太怪我,索菲娅,我也迫不得已,才只能选择使用这种不太光荣的方式......西泽心里叹了口气,但表情仍平静无变。

  他语气开玩笑似的说道:“我有说过什么吗,泰德先生?昨天你全程守在身边,我又敢说些什么,而且她还是我的姐姐,我怎么可能会伤害她。”

  泰德收回目光,回过头,望着训练地上的新兵,开口道:“阿拉索殿下,不得不说,你是一位善于隐藏自己情绪的人。”

  “谢谢,你也是一位值得敬佩的战士。”

  “来之前,我听闻了许多关于阿拉索殿下的负面传言,但现在来看,原来传言终究是传言,并不可靠。”

  “泰德先生,今天你的话似乎比平时要多,莫非是遇到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算是吧。”

  泰德沉吟了会,问道道:“阿拉索殿下,我听闻训练营的士兵们交谈,你未来要制定优待退役老兵政策,这件事是否属实?”

  虽不清楚泰德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谈起这件事清,西泽表情顿时肃穆起来。

  “战士们为保卫国家已经牺牲了太多,他们对国家有大功,他们是国家当之无愧的英雄。”

  “帝国未来不仅要制定退役老兵的相关政策,而且,凡是为国家捐躯牺牲的烈士们,他们的家属我也一定要,必须要,责无旁贷的要善待好!”

  “更要建造一座座英雄纪念碑,就矗立在城市最瞩目的地方,凡是为国牺牲的烈士,他们的名字都会雕刻在上面,被后人永世铭记,万人赞颂。”

  西泽言闭,泰德沉默了良久良久,仿佛想起了什么旧事。

  好一会时间,他才长长吐了一口气,语气复杂道:

  “我虽未与阿拉索帝国的战士们同袍,但同为战士,我及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们,深深感谢您对他们的尊重,也希望您不要食言,不会违背您今天承诺出的所有话。”

  西泽随即意外地看向泰德。

  这还是泰德第一次用敬语来称呼他,竟然使用了敬语称呼他。

  他饶有意思打量向泰德,此时,泰德再看向他的眼神中,已无昨日那般漠然,仿佛他刚才的所说,让这位内心高傲的银发战士,在这一刻认可了他。

  西泽十分认真道:“我说到,就会做到,除非有一天我死了,否则永远也不可能食言。”

  泰德不喜多言,西泽也没选择继续尬聊,他站在那看了会新兵训练,没挑出什么毛病,便打算离开。

  有巴洛和泰德这两位资深战士在这里,他这个外行也插不上什么手。

  然而他刚走了没多远,却听泰德突然开口。

  “阿拉索殿下......可否告诉我,昨天使节团游览旧城改造地点时,我遇见的那位女士的来历。”

  李华梅?

  我该怎么介绍?

  帮派大佬兼州议员的女儿,美大陆州长的外孙女,梅奥诊所最为年轻的杰出女教授,阿拉索帝国的得力时空干员?

  说起来「梅奥」,西泽也是听过李华梅解释,才长了见识,当初列表上的医院名字他一个都不知道,便瞎选了一个名字最短,看起来更有逼格的医院,没想到还真就一不小心给他蒙对了——「梅奥诊所」是世界综合医疗水平排名最高的医院。

  李华梅不仅精通西医,还继承了父亲作为中医世家传承人的一身高超中医手艺。

  “她是一位医生。”

  “医生?”

  “一位医术非常高明的医生。”

  西泽若有所指道:“如果你需要医学方面上的帮助,可以去找她,但一定记住态度要友善。”

  李华梅从小深受她那位帮派大佬的父亲影响,性格和爱好皆与寻常女子不太一样,她从小接触枪械,不爱红装爱武装,女中丈夫,性格刚强,要不然那天一见泰德的不善表情,也不会半句欠奉,扭头就走。

  “......谢谢。”

  西泽回行宫时,泰德就跟他影子似的,如影随形随在身后,想来是防止他偷偷与叶卡捷琳娜会面吧。

  对此西泽颇为腹诽,他本来还怀着一丝丝期待,幻想他们经过这次谈话,好感度得到提升,泰德说不定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他与叶卡捷琳娜独处。

  有叶卡捷琳娜房间门口那俩女亲卫还不够吗,就这么不放心我?

  看来好感度还是不够啊,需要继续攻略......西泽心里哑然失笑。

  .

  .

  .

  林间升起了薄雾,五十来号人组成的商队,于郊野空地稍作休整,等待雾气散去视野开阔后,再重新启程,返回西陲镇。

  赵德靠着骡车木轮而坐,与出发时不同,如今的商队骡车上,载满了一箱箱亚麻、棉花、蚕丝等沉重货物,满载而归。

  赵德从衣兜里摸出张羊皮纸,羊皮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记录着各种原材料的价格,成品价格,市场行情等等内容。

  稍会,他停下笔,妥善的收起羊皮纸,望着淡淡的雾气,思维渐渐发散。

  ......

  当时,商会负责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眼神奇怪无比,仿佛看傻子似的。

  “现在的纺织市场,早就被大商会牢牢霸占,他们卖的布帛既实惠又耐用,你们凭什么跟他们抢?”

  “如果你们敢动这块利益,我保证,用不了一周!那些大商人立马就会联合起来,针对你们这些外人,疯狂压低市价,到时候你们降不降?......降?你们手里拿点钱又能坚持多久?”

  “回去吧小伙子,天底下不缺聪明人,想要经商,你要先学会想的多一些,看的远一点,想清楚什么可以做,什么别去碰,否则只会像一个傻子,被聪明人耍的团团转。”

  “卖还是不卖,卖,现在就交货,约定好下个月的十五号,我来给你们成品,不卖,就别浪费时间,我接着去问下一家。”

  “小伙子,我是看你比较入眼,才多说几句劝你别做傻事,你到时候赔个精光,可别怨我没提醒你,”商会负责人一脸晦气,很不耐烦道:“留下钱,赶紧去仓库拿货。”

  真以为纱锭是那么好纺织?你们有没有熟练工人?你们有没有计算过原材料成本?有没有想过人工成本?有没有考虑运输成本?

  唉,又是一个幻想挣大钱,却被控制不住的利欲给冲昏了脑子的蠢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