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工业弑神 > 第十一章 评价下你的弟弟

第十一章 评价下你的弟弟


  北境联盟。

  两排高大的白桦树林向远方直直延伸,一路平行到圣索林宫的白铁栅栏门口,年迈的北境女王散步在寂寥无人的大道中间,身后跟着一位平平无奇的中年男人。

  刽子手维克多低着脑袋,谦卑的跟在女王身后,女王走得很慢,他始终保持落后一步,沉默的像一块石头。

  北境女王缓缓登上第三级台阶,维克多为女王推开橡木白门。

  “维克多,带叶卡捷琳娜来见我。”

  维克多为女王披上狐嗉大衣,微微俯身,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橡木门口。

  北境女王走到安乐椅前,靠着温暖的火炉慢慢躺下,为自己盖上大衣,轻轻点着头,闭眼等待。

  圣索林宫侧殿,穿着荷边褶皱白裙,戴白色细纱手套的叶卡捷琳娜双手拖腮,怔怔望着窗外的白桦林。

  自从父王与母后被人刺杀,王国分崩离析,她逃亡回北境联盟娘家已经三年过去了。

  她偶尔也会怀念在阿拉索帝国生活的时光,那时候,父亲虽不真心喜欢政治联姻的母后,但对她却是发自肺腑的喜爱,宛若捧在手心上的明珠。

  可现在,她已不再怀念,准确说是无暇怀念,北境联盟的生活虽然更加富足,但却步步惊心,提心吊胆,这里是一个注重‘规矩’的地方,你可以犯错,甚至犯许多次错也没有关系,北境女王都不会在意,但如果你敢逾越女王制定的规矩,那么当天夜晚,一位刽子手就会轻轻叩向你家大门,让你再也无法看到第二天晨曦下的美丽白桦林。

  她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无意间逾越过几次,那时候她怕极了,幸好北境女王对她这个外孙女还比较宽容,饶恕了她,但这也引得了许多王位觊觎者的警戒和敌视,令她陷入众矢之的。

  她不喜欢勾心斗角,她并不觊觎王位,但其他的觊觎者却并不这么想,许多次困境里,他们帮助她学会了勾心斗角,学会了冷酷与伪装,还有心狠和无情。

  “或许这正是外祖母想要看到的吧,才会把我推进这种局面。”叶卡捷琳娜语气苦涩。

  “皇女殿下。”

  叶卡捷琳娜霍然回头,看清楚眼前人是谁后,恐惧一瞬蔓延上心头。

  叩响丧钟大门的刽子手——维克多,北境女王最信任的人。

  我真是太不小心了!维克多先生有没有听到我刚才的自语?......叶卡捷琳娜虽内心惶恐不安,但表面仍镇定道:

  “维克多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

  维克多不带感情色彩的双眼静静望着叶卡捷琳娜,仿佛在看一块石头。

  “女王要见您。”

  ......

  “外祖母,您的身体可好。”叶卡捷琳娜拈起两边裙角,欠身行礼。

  北境女王睁开眼,微微颔首,语气冷淡道:

  “北境联盟近些年的发展愈来愈滞缓,你有什么看法。”

  北境女王突然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饶是叶卡捷琳娜脑筋转得飞快,一时间也猜不透外祖母的真正心思。

  叶卡捷琳娜鼓了鼓勇气:“外祖母,我认为是一种思想限制了帝国的发展。”

  北境女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叶卡捷琳娜斟酌道:“我们的粮食和矿石增长速度越来越慢,并不是因为近些年没有发现新矿坑,而是农奴们越来越懒惰了,我时常想,如果我们把农奴们的收获,一部分赐予他们自己,让他们劳动的越多,得到的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越多,再制定一个激励他们劳作的新制度,许诺以各种奖赏鼓励,会不会缓解眼下的状况?”

  说罢,叶卡捷琳娜闭上嘴,心情忐忑的等待女王回应,可过了好久,才听外祖母淡淡说道:“叶卡捷琳娜,明天做好远行准备。”

  叶卡捷琳娜怔了一瞬,旋即内心翻江倒海,她语气颤抖的问道:“外祖母,您要将我发配到遥远的北部边疆吗。”

  北境联盟更远的北部,那里天寒地冻,是一片荒芜的冻土,就连沸腾的热水泼出去,都会立即在空中化成一片水雾,只有犯过大错误的人,才会被发配到那里。

  天呐,我刚才到底说错了什么话!......一想到恐怖的未来,叶卡捷琳娜细长的眼睫毛微微颤抖,难以维持表面冷静。

  北境女王凝视了她一会,缓缓开口道:“明天做好准备,后天出发,你作为北境联盟的使者,出使阿拉索帝国的西陲郡。”

  叶卡捷琳娜陡然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要流放她,只是出使他国,外祖母没有说明出使任务,但她也不敢询问。

  “评价下你的弟弟,西泽.阿拉索。”北境女王注视着叶卡捷琳娜,语气中多了一丝警告,“你来了三年,应该已经清楚了对自己的定位。”

  外祖母为什么让我评价弟弟?......叶卡捷琳娜头脑飞速思考。

  她迅速联系起外祖母的警告,多伦塔会议上北境联盟的外交形势,还有传言中外祖母的身体情况,内心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传言说,外祖母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可到了现在,北境联盟的下一代接班人,还没确定下来,谁也不知道外祖母还能坚持多久。

  多伦塔会议上已经很明显,银鸢帝国联合其他诸国,施行贸易限制和外交封锁,孤立了北境联盟,除了同病相怜的阿拉索帝国,没人敢站在他们这边。

  面对这种糟糕局势,如果外祖母认为我的弟弟,西泽.阿拉索是一个扶不起来的皇帝,只会白白浪费北境联盟未来的资源支持,还有极其关键的地理位置......

  外祖母大概会直接选择傀儡西陲郡?以在中原西部砸下一颗钉子,充当前哨站和主攻方向,令银鸢帝国投鼠忌器,不敢妄动,为北境联盟未来的政权迭代争取时间。

  而我出使西陲镇的目的,就是检验西泽是否是一个合格的皇帝......瞬息时间,叶卡捷琳娜就已想明白了一切,外祖母是在考虑和犹豫,她是要傀儡西陲郡,还是扶持西陲郡!

  如果是三年前的她,断然没有如此灵敏的政治嗅觉,但经过外祖母的刻意安排,使许多王位觊觎者敌视她,联合起来对付她,这些许许多多的人,帮助她修炼出了这种不幸的能力。

  只是外祖母为什么要选择我这个身份特殊的人,作为使者出使西陲郡?

  她还未来得及考虑全面,就听北境女王淡淡问道:“思考完了吗,我想听实话。”

  叶卡捷琳娜心中一警,只得内心忧虑的开口道:“我的三弟弟......他是一个不太关注政事的人,他虽然喜欢享受和取乐,却心地善良——”

  北境女王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直接问道:“他会治理国家吗?”

  “......不太会。”叶卡捷琳娜慢慢低下脑袋。

  “他看得清楚国际形势吗?”

  “......以前的他做不到。”她头低的更深了。

  “最后,他懂政治吗?”

  “......不懂。”

  “回去准备吧,后天一早出发。”

  叶卡捷琳娜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望着已经很不耐烦的外祖母,只能惧怕的合上嘴,欠身行礼离开。

  厅堂气氛重归宁静,北境女王不开口,维克多也静默的站在一旁,缄口不言。

  ——除觐见行礼外,任何情况下,只要女王不先开口,任何人不得说出第一句话。这是女王的规矩之一。

  “维克多,多伦塔会议上你见过西泽.阿拉索,你也评价下他。”

  维克多沉默了许久,这次少有的说了很多话:

  “人们都说阿拉索帝国的四王子是一个昏庸无能,只顾享乐的纨绔王子,远远不如他的两位哥哥,但是,我看他在多伦塔会议上的意外表现,很出色,他绝对不是一个蠢货——他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或许他往日的纨绔不作为,只是他平日里的伪装,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所谋非常大,他很不简单。”

  “我们要小心。”

  北境女王笑了,不着痕迹的小幅度点头。

  “维克多,你见到叶卡捷琳娜时,她在做什么。”

  维克多微微抬头,一字不漏的复述叶卡捷琳娜刚才的自语,闻言后,北境女王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表露。

  “再评价下叶卡捷琳娜。”

  “大皇女如您饲养的高贵白天鹅,优雅又美丽,温顺且听话。”

  北境女王皱了皱眉,她想听的不是这些,可看到维克多一如既往如石头般沉默,绝不谈论国事的表情,顿时也熄灭了询问他的念头。

  北境女王闭上眼,躺在安乐椅上,静静接受着来自火炉的暖意。

  突然,她猛地睁开眼睛,迅速朝维克多命令道:“出去!”

  话刚落,维克多抽身消失,接着,北境女王身体阵阵颤抖起来,她忍耐了许久,直到估算着维克多已走远,听不到里面的动静,她才一把拽起披在身上的大衣,捂住嘴,不停地剧烈咳嗦。

  慢慢过后,纯白的狐嗉大衣上,染上了一滩猩红血斑,望着刺目的血迹,北境女王沉着脸将大衣一把掷入火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