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工业弑神 > 第十章 第一届行星安全理事会会议

第十章 第一届行星安全理事会会议


  西泽本以为,他所穿越而来的世界,只是个单纯的封建时代,人类文明尚未彻底开化的西方世界

  只要他在系统的帮助下,不断召唤时空干员,推动工业革命,甚至工业革命都不必完成,只要造出长枪大炮,军队便能势如破竹的征服一切,实现统一全球的壮举——两个小时前,他依然这么想——直到他发现了疑似未来战争机器人的存在。

  这个世界远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张伯伦来回在会议室里踱步,紧锁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殿下,你再仔细想想,到底有没有关于神灵机器人什么的记忆。”

  “确实没有。”西泽无奈摇头。

  记忆告诉他,原西泽.阿拉索在他穿越前,一直是个不理政事,满脑子只顾享乐,天天过着资本主义腐败生活的二世子,对这个世界的隐藏面一无所知。

  毕竟身为阿拉索帝国的四王子,大地主家有钱有粮,什么不缺,为啥还要努力奋斗?

  虽然他不知道,但身为帝国嫡长子的二王子,西泽的亲哥哥,他可能知道些秘密,北境女王的外孙女,他的姐姐叶卡捷琳娜,也可能或多或少的了解些,可现在,他们唯一的信息来源,只有这本《格林游记》。

  赵德捧着《格林游记》,凝眉思考道:“按书中内容推断,一千年前,太阳神与第一魔秽和第二魔秽之间爆发了一场战争,战争起因未知,战争结果也未知。”

  “书上这么写是没错,可我们不能仅凭一本小说,就去臆测和脑补真实情况吧,你们谁敢保证这本小说的作者,没有故意杜撰和夸大事实?”张伯伦发表看法。

  赵德纠正道:“如果能从这本书里搞清楚战争爆发的原因和目的,我们可以规避无谓的战争。”

  “我指的是这本书内容的不确定性,你说的是研究后收获的成果,咱俩意思根本不挨着。”张伯伦没好气道,“赵政委,你不会真敢相信一本小说里写的故事吧,你好歹也是军人,应该明白科学注重逻辑性,注重调查和研究,任何一点微小错误,都可能会酿造出巨大偏差!”

  赵政委回怼道:“我们现在谈的不是科学,是历史背后的真相!是解决的办法!”

  两人的语气都有些激动,横眉怒目,场面简直像一个随时要爆炸掉的火药桶

  西泽有些偏头痛的揉着额头,仿佛又回到了他第一次回到西陲镇,面对帝国恶劣到极点的局势时,那种深深的棘手感与无力感。

  气氛愈演愈烈时刻,西泽砰得一拍桌子,站起来呵斥道:“都住嘴!敌人还没打到家门口,我们就自乱了阵脚,干脆别玩了,直接抹脖子结束算了!”

  “都给我好好冷静一会再说话。”

  即将引燃的火药线被西泽及时一盆冷水剿灭,两人嘴里的话戛然而止,相继沉默。

  突然得知这个世界上疑似存在未来战争机器人,甚至还有神灵和小怪兽,巨大冲击之下,难免给所有人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情绪有些激动慌乱。

  气氛安静了许久后,张伯伦干咳两声,开口道:

  “殿下,我建议立马派人大量搜集古代典籍,我们要综合考量,全面分析,结合更多资料筛选出错误信息,研究那玩意到底是不是未来机器人。管中窥豹不一定准确,长斑点的不一定是豹子,还有可能是鬣狗。”

  赵德政委也顺势说道:“咳咳,老张,刚才我话有点冲,您别放心上,您年纪大,我小辈,我向您道个歉。”

  张伯伦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我这把年纪,要是还因为这点事就和你置气,这辈子是活到哪里去了。”

  西泽暗暗点头,这才像个样子嘛,他走到书桌前,面向赵德和张伯伦,表情严肃而庄重,仿佛大家现在并不是在一处简陋的寝卧里,而是联合国大会会堂。

  “会议开始之前,我要先阐明一件事情......一个国家发展的最根本因素是什么?”

  “科学技术的进步,人才的培养。”张伯伦毫不犹豫道,赵德也附和着点头。

  “很正确,但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他环视两人一眼,开口道,“英明的领导者。”

  “历史早已证明,空有国家科技先进,领导者却昏庸无能,国家注定难以强盛,就算起始强盛,也很快会衰败,唐宋明三代就是最真实不过的例子。

  我本一介布衣,不懂什么治国大方针,但身为历史和政治系文科生,素来喜欢研究历史,也喜欢研究一个强国衰败的原因,可以说,我知道什么是正路,什么是弯路错路,我清楚什么政策利国,什么政策误国,历史告诉了我很多,也教会了我很多,这是我的优势所在,也是我敢保证复兴阿拉索帝国的最大把握所在。”

  张伯伦点点头,“殿下不必妄自菲薄,你在西陲镇做的种种,在我看来已经非常出色。”

  “赶鸭子上架罢了,环境和身份能改变人,不得不逼着自己做改变。”西泽笑了笑,继续道:

  “现在我们来看,我们不仅有合格的领导者,内部无忧;还有现代各国的成熟思想纲领,让我们有明确的前进方向和动力;更有系统提供的无数人才,保证科技发展,”西泽顿了顿,认真说道,“我们有了健康的身体(领导者),有了聪明的大脑(思想纲领),更有了远超这个世界且种类繁多的先进工具(人才干员),我们还缺陷什么?

  ——我们已经具备了一切建造奇迹的条件,我们已没有弱点,我们必将强大!”

  “从公元前四千年,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诞生的第一个原始人类文明,到公园后两千年的现代文明,我们携带着人类文明六千多年传承并累计下来的庞大知识库来到这个异世界,我们取之不尽,我们用之不竭,我问,我们为什么还要惧怕?

  “老张,我问你,没有了科技发展的技术壁垒,我们需要多长时间,能建设出以前世五常为标准的现代化社会。”

  张伯伦正了下襟领,转头朝赵德道:“赵政委,你先说说吧。”

  “五十年?”

  “五十年太久了,赵政委你还是不敢想啊。”张伯伦悠悠说道,“没有了科技壁垒的限制,我们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只要资源、建设人力等一切外部条件满足,制约我们发展的只有基建速度,基建实力够强的话,三十年,最慢三十年!我们就能盖起一座座摩天大楼,研制出第四代热核武器,最先进的飞机坦克大炮一应俱全。”

  “以二战科技水平做指标的话,我们十年内就能达到,第一代甚至二代热核武器,那时大概也能研发出来,而且这十年里,至少有四年是欠缺熟练技术工人浪费的时间,当然,我们可以搞4S,加速熟练工的培养速度,只不过以现在人的思想还难以理解4S,得先让他们开化民智。”

  西泽深以为然地点头,“赵政委,你想想三十年前的祖国什么样子,现在我们的祖国又是何等繁荣富强,还认为三十年很快吗?”

  “哈哈,其实我本想说二十年,但又觉得二十年太狂妄了,还是选了个稳妥点的。”张伯伦笑道。

  通过刚才的演讲,西泽的意思已经充分表露,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原本凝重如水的紧张气氛悄然冰消雪化,眼神里对未来的担忧已烟消云散,

  他们十年内就能制造出核武,介时,拥有了这个超级武器,能毁灭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

  第二魔秽二十三年只出现了一次,他们不需要另一个二十三年,他们只要两到三年的发展期,就算那时候没有研制出热核武器,机枪大炮总该有了,刀剑砍不烂,子弹炮弹难道还炸不烂?

  西泽双手撑着书桌,望着下方坐着的两人,神情庄严肃穆。

  “现在,我宣布,行星安全理事会,正式成立!当前调查历史谜题,揭开历史迷雾,是星理会每一位成员的主要任务,更是责任与担当。

  星理会当前正式成员有:阿拉索.西泽、张伯伦、赵德。

  星理会宪章规定,每位时空干员必须加入星理会,如无特殊情况发生,除时空干员外,其他身份者禁止获得星理会议员席位。

  星理会独立于国家政治体系外,不具有政治权力,是一个针对揭开历史迷雾而创建的组织,但如果必要时刻来临,人类受到灭绝性威胁,行星安全理事会将有权利接管军队指挥权,摒弃一切国家间矛盾,共同对抗人类大敌。星理会于每年夏季的8月7号举行全体会议。”

  张伯伦和赵德面面相觑,没想到殿下会整这么一出,不过倒是挺有意思,生活吗,总要有些仪式感,行星安全理事会,听起来就很高大上。

  “接下来,请现在的政委,未来的陆军将军,赵德同志,就疑似未来战争机器人、神灵、怪兽,还有当下的军事战略判断,以你的观点做陈述。”

  年轻的赵政委精神一振,立马起立,腰杆挺的笔直:

  “从《格林游记》书中点过的内容来看,历史上曾发生过神陨事件,这代表所谓的神灵,并不是创世上帝那等存在,他们可以被打败,可以被杀死,关于此观念是否正确,后续可以通过其他文献来验证。

  军事战略判断方面,我建议暂时搁置对冬泉独立王国的提防,一个刚刚独立的新国家,会有大量的国内矛盾亟待解决,急需稳定当局,况且现在正处春种时节,人们都在忙着播种,非发动对外战争的好时节,对方大概率会以政治阴谋和侦察为主。

  当前情况下,我们要集中力量对付魔秽,假想敌为第一魔秽虫兽,我建议修筑一面城墙,同时着手研究水泥、火药和枪械,以远程火力杀伤目标,避免发生肢体接触,如果研究进度不容乐观,权宜之计可向北境联盟请求军事援助。

  而疑似未来战争机器人的第二魔秽,对于它们的来源,因缺少准确信息,我不做猜测,按巴洛的描述,它们只是掠夺了一批矿物,并没有袭击西陲镇,可以判断它们战略目标是矿产资源,而非军事占领和对外扩张,如果这次的魔秽之冬来的是它们,建议以牺牲矿产资源为代价,避免发生军事冲突。

  另外,我想说明一点,给予大家信心支持,千万不要以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民用科技水平,想当然的去臆测军用科技水平,普通人不深入了解,永远无法想象科技前沿的军事武器到底有多强大。

  拿其中之一的‘三相弹’来说,它不单只是一个蘑菇云,辐射大家都知道,我不必多说,但你们知道一颗非小型化的三相弹爆炸时,中心温度是太阳内核的7.5倍吗?泥土、石头、钢铁,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在爆炸范围中心,一切都会被汽化,最后,三相弹还算不上最前沿的军事武器。

  报告殿下,我的陈述完毕。”

  西泽点点头,示意赵政委回坐,“很有见解,接下来请未来的工业部部长,张伯伦同志针对西陲镇未来的发展方向,提出宝贵意见。”

  张伯伦面皮抽动了下,施施然站起来。

  “我就从经济发展角度简单说下吧,丝绸之路计划很好,通过丝绸之路计划完成工业革命初期的资本积累,资金是一个点,以点连线,以线带面,用钱来解决西陲郡先天不足的各项难题,大方向很正确。

  既然殿下制定了丝绸之路计划,那么我就再补充一个‘世界工厂计划’计划吧,调整国内经济结构,当前经济发展以轻工业为主,用高效率的机械化生产方式取代落后的手工人力生产方式,用我们质优价廉的产品,抢夺全球市场,下一步再打造出我们的品牌响应,以稳固我们的世界市场,形成钱越来越多,发展越来越快的良性循环。

  不单单是纺织业,瓷器、蔡伦纸、铅笔、墨水、香烟、饮水机、服装、皮鞋、家具等等一切对技术性要求低的生活用品,我们都可以搞,让全世界都用上我们制造的生活用品,以另一种方式来掌控世界,毕竟军事战争不是解决国家间矛盾的唯一手段,而是国家博弈间的最后手段。”

  “还有......”

  一个不足三十平米的简陋会议室内,展开了一场妄图变革世界的热烈讨论,三人不时踊跃发言,发表自己的意见的同时,其他人也会及时做补充,就这样,他们募然发现时,会议竟持续了六个小时之久!

  西泽表情肃穆,站在书桌前。

  “很好,感谢大家的踊跃发言,虽然这场会议,目前知道的人只有我们三位,但我相信,未来,这必将是一场载入人类史册的伟大会议!”

  “最后,我就会议内容做如下总结:虽然疑似未来战争机器人、神灵和虫兽的突然出现,打乱了我们的发展计划,但经过第一届星理会会议全体议员们的分析商讨,我们及时的重新调整思想,树立信心,制定计划,又回到了正轨,并确定和完善了国家未来的发展方案,在此,我向各位议员致以真诚感谢。”

  非常带入角色的赵政委首当其冲用力鼓起掌来。

  西泽含笑点头,目光一一略过两人,这场会议后,心态变化最大的无疑是张伯伦,自从疑似未来战争机器人的生物出现后,老张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毕竟连安全问题都无法保证,还谈什么享受退休生活。

  从激发起下属的紧迫心,使其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这点来看,危机的出现不尽然全是弊处——矛盾也具有两面性。

  张伯伦从座位上站起来,长长伸了个懒腰,摇着头道:“安度晚年的计划看来是要泡汤咯,殿下,我先走一步......又是走锭精纺机,又是窑炉,又是元青花,还得画城墙图纸,一大堆工作,我这把老骨头,不知道还能不能顶得住。”

  边嘀咕着,张伯伦走出会议室,赵政委也紧随其后,去忙他的任务。

  这不过是发展中的的一个小插曲,小意外,当下,他们仍要聚焦国内,坚定不移的牟足劲大力搞发展,只要国家足够强大,一切神灵和魔秽都是纸老虎,还需要担心什么?

  西泽驻足在窗前,眺望安苏郡方向,慢慢攥紧了拳头。

  明天,就是商队出发的时间,西陲镇重中之重,一定要顺利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