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工业弑神 > 第九章 魔秽

第九章 魔秽


  天微微亮,一大早,西泽就带着两人跑到西陲镇外围,针对西陲镇的军事防御工事体系,做实地考察。

  “刚认识那会,殿下还一口一个的用‘您’称呼我,你看看现在,满口老张老张的叫着,大清早就来掀我被子,也不管我醒没醒,拽着我就往外面跑,我这把老骨头啊,好不容易到了享受退休生活的时候,现在又得过起早贪黑的苦日子,太难了,太难了。”

  张伯伦逮着赵德一个劲诉苦,睡眼惺忪的眼睛,现在都没缓个神。

  “老张,反正年纪大了也睡不了多久,你身体又棒得很,现在辛苦点,殿下都看在眼里,以后少不了你的功劳。”

  赵德才来一晚,就与张伯伦混熟了脸,嬉皮玩闹开玩笑,一口一个老张的叫着,从人际交往这方面的能力看,倒称得上是个天才了。

  张伯伦张了张嘴,一脸晦气,嘀咕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现在年轻人都不懂尊重老人。

  “老张,论资历和能力,未来的工业部部长这个位置,非你莫属。”西泽给了张伯伦一个承诺。

  “千万别,我可不稀罕什么工业部部长,我也不懂政治,当不了什么部长,算我求您了殿下,以后我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您能找个人管我吃喝拉撒,让我安度晚年,我就心满意足了。”老咸鱼道。

  西泽笑了笑不说话,安度晚年肯定没问题,但老张这种人才不好好用的话,岂不是暴殄天物。

  不一会,艾文带着一位拄着拐杖,头发半白的男人来至。

  “殿下,他叫巴洛,是西陲镇的本土居民,曾担任西陲镇城防兵队长,亲身与暮光森林里的魔秽战斗过,对魔秽非常了解。”

  艾文注意到殿下身边又多了一位陌生面孔,察觉的艾文的目光,赵德朝艾文微笑点头。

  “做的很好,去忙你的事情吧。”西泽道。

  退伍后的巴洛与寻常农民一样,脸上因缺乏营养而显得蜡黄,身体瘦弱,衬托出常在田里劳作的宽大骨架。

  “你左腿怎么断的?”

  巴洛一瞧要见他的竟然是王子殿下,战战兢兢的赶紧丢掉拐杖,对西泽行半跪礼。

  “禀告陛下,是被那些肮脏的魔秽咬断。”

  西泽先一步上前,扶起还没跪到底的巴洛,握着巴洛长有厚厚茧子的手,庄重道:

  “你们是保卫国家的英雄,你们对国家有功,我应该感谢你们,英雄无需向我行礼。”西泽转头吩咐侍从,“待会你们两个护送老英雄回家,再转达艾文,让他寄给老英雄五枚银德勒,国家绝不会亏欠任何一位英雄!”

  这些人才是可爱的人啊,抵御侵略者,保家卫国,真正为国家奉献的人,相比那些只会吸农民血,物尽其奢的封建主义腐败贵族们,强太多了!

  听到王子殿下的话,巴洛顿时受宠若惊,激动的手抖都在颤。

  “巴洛,这次找你过来,是要问你关于魔秽的事情,你描述下你曾见过的魔秽。”

  巴洛赶紧用袖子擦掉因激动而流出的泪光。

  “禀告殿下,魔秽不只有一种,我从军三十三年里,见过两种全完不一样的魔秽。”

  西泽微微颔首,没想到魔秽不只有一种,看来情况比想象中要复杂。

  “第一种最常见的魔秽是长得像虫子的野兽,他们牙齿尖锐锋利,能轻易能撕碎人的身体,连坚硬的铁甲都能啃穿!我的小腿就是被这种魔秽咬断的。而且不论它们受了多重的伤,只要能啃食到血肉,受伤部位就能迅速恢复,除非是切下他们那丑陋的脑袋。”

  “但这样也阻止不了它们,如果不能一下子同时砍掉所有魔秽的脑袋,给它们啃食同伴尸体的机会,战斗立马会变成一场残忍的消耗战。”

  赵政委突然开口:“它们的个体战斗力怎么样?”

  巴洛仔细回想:“单独的一只魔秽并不强,事实上只要盯紧它们的动作,熟悉了它们粗浅的进攻套路,并且战胜恐惧,一位简单接受过战斗训练的普通民兵,就能轻易战胜一只魔秽。”

  赵德点点头,在皮纸上记录起来。

  “第二种魔秽呢。”

  巴洛眼里流露出浓浓的恐惧,仿佛留下了什么创伤后应激障碍,恐惧到身体都在发抖。

  “第二种魔秽非常可怕,幸好我从军的三十三年里,它们只出现了一次,然后很快就离开了,否则西陲镇早就不复存在!”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被描述的这么恐怖。

  “第二种魔秽是二十三年前出现的,它们长得和人一样,眼睛冒着幽蓝色的光,浑身由银铁铸成,握着我们制作的利刃,仅仅五只魔秽,就对我们全副武装三百名的战士展开了一场屠杀,我们的刀剑砍在它们身上,只能留下一道很浅的白痕——”

  “等一下,”赵德打断了巴洛,问道,“你确定第二种魔秽浑身由银铁铸成?确定不是自己看错了,他们只是长得像金属人?”

  “绝对没有错!我的亲弟弟就是死于这种魔秽,我记得非常清楚!弟弟死前告诉我,他被砍断两条腿前,曾亲手摸到过魔秽的身体,冰冷又坚硬,就像是在触摸钢铁!幸好它们只是劫掠了一批矿物,没有对西陲镇动手,很快就钻回了暮光森林。”

  “你去拿纸和笔。”西泽吩咐侍从。

  侍从拿来纸笔后,西泽交给张伯伦,道:“你继续说,老张,你按照巴洛的描述,速写一副画像。”

  张伯伦点点头:“巴洛先生,我要再确认一遍,第二种魔秽是不是人型,眼睛冒蓝光?”

  “没错,但它们有着像蝗虫一样的脑袋,没有鼻子和耳朵,嘴巴位置是几排蜂窝一样的小孔。”

  “有没有四肢?手掌和脚掌与人一样吗?”

  “有,一样。”

  “你继续说下去。”

  “它们身上还连接着两根像年轮条纹一样的细长软管,从后背插进脑袋,它们没有头发,也没有任何毛发,身体很光滑,力气非常大,我亲眼见到一只魔秽,轻松掀翻了七名穿戴铁甲的战士!”

  “还有......”

  张伯伦按照巴洛的描述,迅速在皮纸上勾勒出一幅速写画,画完后,张伯伦愣愣盯着手上的皮纸,呆滞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久久无言。

  站在他身旁的巴洛瞅了一眼,惊恐的大叫道:“对!就是这种东西,已经很相似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殿下,你看看。”张伯伦的声音一下子哑了起来。

  西泽接过速写画,目光瞬间凝重,慢慢攥紧了拳头。

  赵德看了看老张,又看了看西泽殿下,满脸茫然无知,他们一副世界末日了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赵德伸出脑袋,瞄了眼速写画。

  他定睛一瞧,顿时失声道:

  “人型战争兵器!机器人?”

  西泽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实地考察暂时终止,军事防御工事日后再定,你们随我回趟行宫,一起看本书。”

  “什么书?”

  “格林游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