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白月光的钢铁男友 > 第九十六章:八卦的苏沫

第九十六章:八卦的苏沫


  听着苏秦的解释,柳潇潇的心也逐渐的平静。其实她根本不在意这些,她只在乎苏秦是否是故意玩弄她。
苏秦将自己的顾虑全部抛出,而他的思考的确很有道理。
两人的恩怨纠葛放在网络上,那是很完美的故事,网友亦会调侃,甚至组cp。
可现实与网络是不同的。
他们热衷于组cp,但又极其厌恶cp成真。若苏秦与柳潇潇相谈正欢的场景被媒体捕捉,他们自然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俗称恰烂钱,因为他们认为整件事都是彻头彻尾的炒作行为。
而站在苏秦的视角,他与柳潇潇的确交情很浅,因此能不产生额外纠纷,与双方而言自是极好的。
可是,柳潇潇虽然不喜欢绯闻,但若是与苏秦之间的绯闻,她却并不在意。
望着手足无措,努力解释事情来龙去脉的苏秦,柳潇潇胸中郁闷之气早已消去大半。苏秦未变,他依旧是那个善良温柔又可靠的男孩,如此便已足够。
柳潇潇经历过叛逆期,初中时候的她浓妆艳抹,是组织的老大。那时的她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更是敢与男生干架。
直到有一天她惹到了社会闲散人员,于是被堵在了街角。
那时的治安自然不像现在这般太平,柳潇潇害怕了,她后悔了,但却绝望无力。
直到身着白衬衫的苏秦站到了她的前面,打架是家常便饭,苏秦微笑着说:“有我,别怕。”
人最终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经此一事柳潇潇开始审视自己,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她开始观察苏秦,不过依旧对他冷言冷语,对此苏秦也并不在意,只当是个小屁孩。
苏秦的遭遇令她同情,而后续发生在苏秦身上的伤痛令她心寒。
她明白了自己的追求是什么,她不愿意堕落成街头的蟑螂。
于是她遣散了帮会,她丢掉所有的化妆品,她的名字亦从柳素变成了柳潇潇。
柳潇潇不仅仅是艺名,所以当时苏秦看千度百科的时候也没太注意,忽略了细节。
柳潇潇的改变可谓是翻天覆地,就连萧雅夫妇都以为是个奇迹。
君若到时秋已半,西风门巷柳潇潇。
……
东野圭吾曾说:人心中的恶意深不见底,有如万丈深渊。恨不知所起,深入骨髓,是最冷的人性。
“苏秦,你知道我为什么恨你,为什么要陷害栽赃你吗?你明明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啊。
呵…我最亲密的朋友啊,你努力地帮我保密,帮我掩藏,我的过去,我的不堪。你是如此的善良,我为拥有你这样的朋友而自豪,我应该感激涕零!
哈…开什么玩笑?
你明明失去的比我更多,你应该活得比我更痛苦,可为何你还能笑的如此自然?
那些伤害你的人,你应该十倍、百倍、千倍的去回敬,而不是戴着这虚伪的面具迎合他们。
所以我瞧不起你,你这虚伪之徒!
我痛恨你的伪善,我嫉妒你的“大度”,我要撕碎你的面具,然后与我一起堕入地狱,卷缩在黑暗的角落,迎接恶意的审判。
我要解放你的邪恶,我要告诉所有人你的真面目。这样你才能成为我,真正的好朋友啊!”
……
虽然柳潇潇欣喜苏秦性子未变,但这个大猪蹄子迄今还没认出自己是谁,令她颇为不爽。
我在你心中难道就是个路人甲吗?
柳潇潇刚刚熄灭的怒火又再次燃烧了起来,大猪蹄子回到魔都已经一月有余,居然从未过问过她的境况。
柳潇潇觉得自己吃了大亏,所以她要报复。
其实这真的怪不得苏秦啊,那时的柳潇潇打扮的如小丑女奎因,对着苏秦也永远是横眉冷眼。
谁能想到几年时间,她居然成了宅男女神,网友心目中的白月光?
拜托,白月光是温和轻柔、静谧美好的形象?
您是吗?
额…我不是说现在的你,我是说曾经那个三句不离老娘的你。
都说女大十八变,柳潇潇可能是完成了回炉重造,因为这是彻彻底底的换了个人。
桃面淡妆腮凝脂,清鬓浓淳柳如秋。黛眉微蹙染春阳,美眸横波似娇羞。俏鼻轻耸还嗔怪,朱唇略抿欲语休。
柳潇潇无需粉黛亦是天生丽质,此刻更如一朵水莲花,不胜寒风的娇羞。
沫沫:最新情况,我爸刚刚深情告白,潇潇姐感动的哭了。
雪儿:你确定?
沫沫:我以人格保证,我亲眼看见我爸帮潇潇姐擦拭泪花呢。
雪儿:……
君君:我觉得这事不靠谱。
沫沫:你可以永远相信魔都女侠苏小沫。
君君:我觉得你爸会宰了你。
雪儿:赞同。
灵灵:吃瓜.jpg
……
呵…虽然这件事不能全部归罪于苏小沫,但起因确实是她乱点鸳鸯谱而起。
在苏小沫为自己的聪明机智点赞时,苏秦内心早已将她千刀万剐,宣判了死刑。
你说你办的什么事儿?
你管这叫感动的哭了?
苏秦急的如热锅蚂蚁,而柳潇潇却已切换成影后模式,她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只是淡淡地看着苏秦,不发一言。
苏秦如坐针毡,这大明星的心胸怎么如此狭隘呢?
小爷我都解释了千八百遍了,您老吱个声回应下行不?
啊…柳潇潇小嘴微张。
苏秦生无可恋地挑起芒果肉送入她的嘴中。
哎…小主可还满意奴才的伺候?
闭眼享受着苏秦“赔罪”的柳潇潇伸出玉手,轻启朱唇:“手机。”
手机?
我的手机?
我的手机凭什么给你?
别以为你是大明星就能随意欺负人?
我苏秦这辈子是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
麻溜地解锁,苏秦双手奉上自己的手机。
柳潇潇优雅地接过,玉指轻点,很快又将手机丢回。
望着威信置顶的好友,苏秦未语泪先流。债主是什么鬼?您啥时候成了我的债主?
苏秦很愤怒,这是压榨,这是赤果果的欺负与报复,我苏秦坚决与恶势力斗争到底。
“鲜果酸奶谷物麦片,明早七点钟!”
柳潇潇站起身来,径直向着屋外走去。婀娜的身姿依旧优雅,但却似乎带着些许俏皮。
苏秦楞楞发呆,啥玩意儿?
鲜果酸奶谷物麦片是什么鬼?
早上七点钟又是什么鬼?
早餐?
我说大明星您不要太猖獗啊,你凭什么要我给你准备早餐?
我告诉你,我苏秦就算是被雷劈死,也坚决不会给你做早餐。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