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新任河神日常 > 第32章:山神府,山猫妖

第32章:山神府,山猫妖


  山神未显露身形,因此凡人看不见。

  “你的信众们琢磨给你修庙呢。”江淼说。

  山神莫名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都是他们的心意。”

  “到你神府看看。”江淼道。

  “这……”山神不想带她进去。

  刚才河神说要住下他就没答应,这时候想着怎么才能让她打消去他神府的想法,“河神恐怕不知道,我们这些神,可没有你们那么宽阔的神宫,里头拥挤不堪,您还是到别处去等两天。”

  “山神,你的神府怎么就不能给我看了呢?”江淼反而更加好奇,“走,带我去看看。”

  山神:“实在……”

  他不说了,他看到河神手里的黑绳。

  心底暗骂一声,只好带她们进去。

  希望不要有不识趣的东西待在他府中。

  山神庙的牌位,是神府的门,就跟江淼开在入海口的差不多。

  实际上的山神府,在鲸脊山中。

  山神的府邸,从外表看幽静别致,两层高的竹屋,门前栽种花草。江淼不由问:“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还以为他家里藏着什么奇珍异宝,这才连番推拒。

  就这?起码从外表看没什么毛病。

  山神头上冷汗都下来了,“河神,还请你稍等,里面杂乱,我进去收拾收拾。”

  “你要没有这句,说不定我就走了。”江淼绕开挡在面前的山神,直接就迈步到竹屋前。

  江淼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加重脚步声,略在门口停顿。

  竹门忽然打开,一个明艳的物体冲了出来,伴随着娇滴滴的声音,“山神大人,您回来啦!”

  那物都快冲到江淼身上了,才反应过来不对,立马刹住脚,一张无辜的脸上满是疑惑,“你是谁?”

  江淼可算看清了面前的生物,一身红色衣裙,橘色的腰带,明媚的脸蛋,头上顶着俩毛茸茸的耳朵。

  江淼咬牙道:“可以啊,山神!你玩的挺野啊!”

  这生物,都不用仔细看,那俩耳朵就明晃晃的在告诉江淼,她是只猫妖。

  “它……”山神舌头都要打结了,“它就是一只山猫,颇有灵性,有时候会过来帮我整理神府。”他说,“你身边跟个的水鬼,不也一样嘛。”

  江淼冷哼,“你看不见自己留在她身上的痕迹吗?还是你当我看不见?”

  山神低着头,拒绝去看河神。

  那山猫懵懂的在江淼和山神之间来回看,又善意的朝小明笑了笑,问道:“你们也是山神的客人吗?”

  “山神还带其他客人来过吗?”江淼问。

  “是啊。”山猫补充道:“都是跟你们一样好看的姐姐。”

  江淼又问山猫,“山神带客人回来会做些什么?”

  山猫一脸天真,“帮她们修炼!”

  小明从自家河神言语中,就明白这山神做的什么鬼事,不知朝他扔了多少刀眼过去。

  只当人有猪狗不如的,想不到,神也是。

  听河神还在问:“那河神也帮你修炼吗?”

  “帮啊。”山猫红了脸,“但是山神说了,我和她们不同,同样修炼,但是山神大人只喜欢我。”

  “你叫什么名字?”江淼问。

  “我叫铃儿。”山猫说完又补充,“是山神大人帮我取的。”

  江淼又问:“铃儿,这屋里除了你还有其他妖精吗?”

  山猫摇头,一脸幸福道:“山神说了,只有我可以住在这里。”

  “那好,你先回屋待会儿,我们跟山神谈些事情。”江淼把山猫推回屋,又关上了门。

  江淼转身时,两只手上缠着黑绳,山神余光一瞄到撒腿就跑。

  江淼也不追,只将手上的绳子撒出去,那绳自裂出五股,似利爪般飞向山神。

  不过几秒钟,便将山神裹住抓了回来。

  山神被摔在地上,此刻毫无形象。

  屋里的山猫在窗口看到这一幕,当即担心的要出来,可是却无论如何推不开门,急道:“你干嘛打山神!放我出去,你这个邪魔!”

  “住口!”小明呵道:“河神是在帮你,你竟然还骂她。”

  “帮我?我不要她帮,太奇怪了,为什么要打山神。”山猫在屋里急的直哭。

  再一次呵斥它住口的,不是江淼和小明,而是山神,“别吵了,吵的我头痛!”

  山猫果然不吵了,愣在哪里,眼泪还挂在脸上。

  江淼拉过黑线的一端,“你太恶心了,你这种东西,怎么配称为神?”

  山神觉得这话听着耳熟,前一次打他的时候,河神也是这样说的,“我错了,我就是想适当放松一下,真的,我也给它们好处了,有我神光加持,它们以后历天劫,也能少受些罪。”

  他竟然用这种理由。

  山神见河神脸色阴沉,仿佛下一秒就要用石头砸他脑袋,慌忙道:“我都是给了功德的,它们都是心甘情愿的,我可从来没有逼迫过它们啊。”

  但凡他是个人,还能用法律约束他。

  可他是神,那么荒唐的一个神。

  “你对一个刚开智的山猫做这种事,你说它是自愿的?”江淼说,“它知道你对它做了什么吗?”

  “你是真的以为,报应不到你身上。”江淼嫌恶的撤回黑绳,“我不知道你祸害了多少妖,除非这些妖你能全部糊弄住,但凡有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什么,你这个山神也就做到头了。”

  江淼这话说完,竹门被打开,屋内的山猫仍旧在抽泣,却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我不是邪魔。”江淼对山猫道:“我是金水河神,这是我的神使。”

  山猫的眼睛越睁越大,因为此刻它才看到河神的本相。

  圣衣缥缈,华光笼罩,彩佩系于腰,身姿端雅大方,眉目显露慈悲。

  “拜见……”山猫跪了下来,“拜见河神大人。”

  江淼道:“称呼我为河神即可,怎可在河神之后又加大人?不伦不类。”

  山猫跪着,额头触地,“我不懂规矩,河神别怪我。”

  “我不怪你,却要劝你一句。”江淼道:“你是山间灵物,是日月之心思,山林之供养,使你得开灵智,你当活出本心,才对得起它们。凡使你轻贱不安者,你当远离。”

  山猫仰视河神,“我做错事了吗?”

  “你没有错。”江淼摸了摸它的耳朵,“错不在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