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初恋如狗 > 第九十三节

第九十三节


  下午,小马哥先到了长沙。见了何蓉,把在公司里的事情和她说了,何蓉很是替他高兴,说凭他的能力早该独领一方了。
小马哥也觉着高兴,说是要庆祝庆祝,便拉了何蓉出去买东西。
晚上,二人搞了好些平常不怎么舍得吃的菜,备了几瓶上好的二锅头,很是热火地吃庆功饭。小马哥举杯,感谢何蓉的陪伴,何蓉含着泪水一饮而尽。何蓉举杯,感谢小马哥给了她幸福,小马哥满怀愧疚小咪一口,说他很对不住她。
这样一来二去,小马哥和何蓉喝高了,借着酒性,没命地放肆了一夜。
明天正午,小马哥醒来,发现满屋子都是她们扔的衣服,何蓉和他赤L着躺在桌上。她是多么的美丽,嘴角还荡漾着甜甜的微笑;而她的洁白的身子,亦是那么的光艳照人。他想轻轻地抚摸,却不敢,怕一不小心把她弄醒。
此刻,他完全忘记了她曾经是B子的身份,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位圣洁的仙女。他知道她的心灵是极美的,极纯洁的,他希望她永远不要变,就这么好、就这么纯洁下去。
突然,小马哥想起了喻彤,想起了这个曾经让他着了迷、碎了心的美丽女人。
自那次深圳回中阳后,小马哥更深地爱上了喻彤。每天都要打电话聊天半夜过后,谈到了结婚,谈到了生子,也谈到了生活。喻彤说将来一定要嫁给她,帮她生一大帮孩子,等他们大了天天围着二人转,完了还有一大帮小孩子围着管叫爷爷奶奶。小马哥亦说一定要娶她,要她给自己生一大群孩子,生五个就成立一个篮球队;生十一个就成立一个足球队;若超出十一个,就组建成军,旗号马家军。按排的编制,自封排长,喻彤为排副,着统一服装,每天加以操练。
可是没几月,二人的关系似乎发生了变化。先是通话次数慢慢减少,时间也慢慢变短。甚至好几天都难得通上一次电话,喻彤不是说忙便说没有听到。忙点好,说明工作顺利,可是有几次,正通话,模模糊糊听见对话那头有男人在催她上床睡觉的话,甚至还能突然听到她因为强忍着而发出的压抑着的娇喘声,接着便是找个理由挂断。小马哥知道她变了,心中无比地痛,但宁愿相信这些都是假的,都是幻觉,所以对她仍抱有很大的希望。
突然有一个晚上,近零点时分,小马哥电话响起,见是喻彤来电。接了,没人说话,只听见那边传来一阵阵男人的喘息和着女人娇弱SY的声音。
这一夜,小马哥痛哭到天明。心想着可能不是她,可能不是喻彤。便给她打了过去,通了。小马哥问她,昨晚是不是不小心拔出了他的电话。
喻彤先是啊了一声,尔后问,“你是不是听到了?”
“是的,我听到了,但那个男人不是我,是不是?”
喻彤得知小马哥已经知道她们的事,便不再隐瞒,和他全部说了。说那男人便是她的老板,一个真心爱她的好男人。
小马哥笑了笑,说,“还是一个很有钱的老男人。”
喻彤无语,说对不起他。
小马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无所谓地摇了摇头,说了再见,挂了电话。
到如今,小马哥的心还会有些痛的感觉,但已完全没了当时的那份气愤和恼怒。看着眼前的何蓉,多么干净的一个女人,一个为了自己从了良的B子,小马哥心中又升起了对爱的渴望。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失去的只不过是一棵歪脖子树,得到的却是整片的森林。
他轻轻在抱起何蓉,把她小心地放到床上,然后静静地看着,静静地看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