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双生天门 > 第二十七章 石符

第二十七章 石符


随着一路深入,越来越多巨大的建筑残骸出现,陈列在地面上,被落叶与枯枝遮盖,众人都绷紧了心神,谢渊带着一行人始终跟在方子裕周围,气息变得阴冷,盛野眉头微皱,那股熟悉感始终徘徊在他脑海里。

“小野,你有没有闻到。”

胡玲使劲嗅了嗅,俏眉微蹙。

“怎么了小玲姐?”

“一股淡淡的腥味。”

胡玲说道,那味道很淡,不仔细闻根本闻不出来。

“有些诡异,这些建筑我从来没有见过,似乎不属于这个时代,或者说从不存在于这个时代。”

方子裕开口,这些建筑的残骸让他心头惊异,完全异于他的认知。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

盛野走到一处残骸前,蹲下身子,轻轻拨开那些树叶,在那建筑的底部突出数道尖刺刺入地面,那尖刺似乎是铁质的,因为上面布满了锈迹,从建筑内部伸了出来,目光忽然被一块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牌子所吸引,那牌子埋在土里,露出的一角上似乎有些字迹。

盛野挖开那些泥土,一块两尺见方的牌子出现在眼前,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隐隐还有些图案绘制在上面,只是在岁月的侵蚀下有些看不清了。方子裕闻声走了过来,皱眉看向那牌子,伸手微微碰了碰那那牌子的表面。

“方叔叔,你认识这些字吗?”

方子裕摇头,眉头紧锁。

“不是这个时代的文字,还有这些图案。”

在那些字的下方,有着一排怪异的图案,均匀的分布在每一个字的下面。

缓缓站起身,几人向前走去,视线中隐隐出现一座巨大的建筑,似乎是完整的,不是残骸,如同一头巨兽一般匍匐在那里。

少女谢玥似乎有些不安,紧张的拉着少年的衣袖。谢渊看着不断深入的盛野三人,对着身后几人做出一个手势,几人立马停下脚步,谢渊抚了抚胡须,似乎在考虑些什么,眼珠子一转,示意几人待在原地,然后一脸恭敬走上前去,追上盛野三人。

“前辈,此处已经深入山谷,想必前辈可以放心了,我等就留在这里,等待前辈出来。”

说完,谢渊双手抱拳,微微躬身。

方子裕眉毛一挑,这一路走进来没有发现人为的痕迹,想必却如谢渊所说,此前他们只是远远观望,并没有进来,略微沉吟,方子裕点点头,开口说道:

“也可,不过若是有什么变故,可别说我没护尔等周全。”

“前辈哪里话,我们就在此地待着,绝不乱跑,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就在此安等前辈归来。”

见他答应,谢渊心中一喜,微微躬身之后向后退去。

看着那继续深入的三人,谢渊双眼微眯,一番思索之后,转头说道:

“等他们走远了,我们就出去,你们几个去周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宝贝,这地方总让我有些心神不宁,还是尽快离去的好。”

那少年看着盛野的背影,似乎有些焦急:

“四爷爷,我们不进去了吗,我的东西还在他们手里,这里只有这些破旧残骸,前面那宫殿或许才是供奉宝物的地方。”

谢渊瞥了他一眼,开口说道:

“有那位强者在身旁,你以为我们能讨到什么好处吗?若无命享用,什么宝物都是徒劳。”

那少年似乎还有些不甘,在谢渊一声冷哼之后也不敢在说什么。

三名护卫分散开去,开始在那些建筑里摸索,谢渊则凝眉警惕着四周,这山谷十分寂静,只有那些护卫脚踩枯枝发出的咔咔声传来。

盛野三人继续深入,路上的建筑残骸渐渐稀少,那股阴冷之意愈加浓厚。

“有花!”

胡玲一声低呼向前跑去,视线所及之处,那里突然出现了丛生的花卉,花茎约有两尺高,周身长满绿叶,那些花朵颜色鲜艳,花冠足有人头那么大,四处无风,那些花朵却在有规律的摆动着,胡玲看着那些鲜艳的花朵,目光开始涣散,一只手不自觉的伸了上去,就在快要接触到那花瓣之时,方子裕一声低喝:

“别动!”

声音如同闷雷一般将胡玲炸醒,惊慌的起身跳开,胡玲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些绚烂的花朵。

“我刚才,好像突然失去意识了。”

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胡玲低声说道。

“小玲姐,你没事吧。”

“没事。”

胡玲拍着胸口,不敢再看那些花朵。

盛野走上前来,目光落在那艳丽的花瓣上,似乎有一股奇异的能量侵入自己的脑海,紫色水晶微微泛出一阵光晕,顿时将那股能量击散,盛野只感觉自己微微有些失神,瞬间就清醒过来。

方子裕缓缓走上前来,看着那丛生的花朵,沉声说道:

“此地不见天光,这些花却长得如此鲜艳,必定有妖,小野,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灵气及其浓郁,几乎是外界的几倍还要多。”

盛野点点头,初入时被那些建筑残骸所吸引没有察觉,可随着一路深入,那股浓郁的灵气宛如实质一般围绕在他周围,盛野自然有所察觉。

“这些花不知道是什么催生出来的,如此浓郁的灵气,必定会吸引一些奇兽来此定居,可这地方却安静的可怕,似乎并没有生灵存在的痕迹,实在反常,我现在犹豫,还要不要继续走下去。”

方子裕开口说道,看着远处那轮廓逐渐清晰的建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随着他的目光看去,盛野忽然感觉到脑海中一股奇怪的波动,似乎是一种渴望与乞求,那巨大的建筑似乎在隐隐的召唤着他,就在这时,神庭中,那背对着盛野站立的背影忽然一阵颤抖,浑身发出莹白色的光芒,那光芒自神庭中映射而出,将盛野整个人团团包围,盛野只感觉自己瞬间被剥夺了身体的控制权,意识出现在虚无中,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在一团白光的包裹下漂浮起来,向那巨大的建筑飞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方子裕和胡玲脸色大变,盛野的身体在白光的包裹下飞速消失,没入那巨大的阴影之中。

“小野!”

胡玲惊呼,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盛野就已经不见了踪影。方子裕面色阴沉,看着盛野离去的方向,顾不上考虑其他,抓起胡玲的胳膊就向那巨大的阴影追去。

当再次获得身体的主导权时,盛野发现自己已经处于一个奇怪的境环中,环顾四周,视线中已经没有了胡玲和方子裕的身影,这里似乎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光线幽暗,只能隐隐看清空间内的摆设。

“在……在那里……”

一道声音从脑海中传出,盛野脸色一变。

“方叔叔,是你吗?”

盛野轻轻出声,声音在这空间里回荡,却无人回应,周围十分安静,视线中哪有方子裕的身影,仔细回想之下,盛野发现那并不是方子裕的声音,而是一个孩童的声音,强压心头的恐惧,盛野尝试着向旁边摸索,借着幽暗的光线,缓缓移动脚步,突然,脚下似乎被什么绊到,紧张之下,盛野重心不稳,整个人向前扑去,盛野连忙调整自己的身体,努力让自己没有摔倒,整个人趴在一面墙壁上,略微调整呼吸,平复自己的心神,双手在墙壁上一阵摸索,那墙壁触感十分光滑,忽然,盛野感觉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在那墙壁上有一个凸起,微微用力之下——

‘咔哒’!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整个空间瞬间亮了起来,刺目的光线让已经适应这幽暗环境的盛野一阵目眩,连忙伸手遮住眼睛。

过了许久,盛野的眼睛才适应了这强光的照射,缓缓放下手,整个空间出现在盛野面前,他呆住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空间,里面摆满了各种奇异的摆设,盛野抬头,那光源如同一个个小太阳一般,镶嵌在空间的顶部,发出刺目的白光。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细胞永生第二期实验重启。”

“发现未知生物,开始扫描。”

那是一个有些僵硬的女人的声音,说着一些奇怪的话语,盛野眉头一皱,突然,空间出现无数道绿的光线,那光线编织成一道大网扑面而来,盛野面色一变,想要躲避,却发现身后就是坚硬的墙壁,躲无可躲,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光线已经将他笼罩,盛野连忙检查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异样,这才松了口气。

“目标检测为人类,年龄六岁,脑域已开启。”

“细胞强度,优。”

“骨骼强度,优。”

“……”

“发现未知能量,强度未知,来源未知。”

一连串的声音不断响起,紧接着,那笼罩他的绿色光线也突然消失,周围再次陷入安静之中。

盛野缓缓挪动脚步,走向那方才发出声音的位置,那似乎是一面墙,一面透明的墙,将整个空间分割开来,形成了一个小的空间,瞳孔猛地收缩,盛野发现,在那小空间里面,赫然有着一座石像,那似乎是一个女人的石像,穿着怪异的服装,坐在一张貌似是椅子的东西上面,双手放在面前的平台上,各种颜色的光芒从那平台上发出。

“那是,什么?”

盛野看着那小空间内的陈设,这里的一切让他感到一股未知的恐惧。

“是那石像,在说话吗?”

头皮发麻,在那小空间的中央,摆着一张奇特的床,上面蒙着一层白色的布料,在那床的上方笼罩着一个透明的罩子,被一根管子连接在旁边一个奇特的台子上,盛野伸出手轻轻摸了摸那透明的墙壁,冰凉的触感,墙面十分光滑,隐隐能看见墙面上他的倒影。

忽然,那面墙上闪过一道蓝色的波纹,盛野一惊,连忙后退几步,只见一行行字迹缓缓在那墙面上浮现,同时一个画面出现在左下角,画面中是一个女人的画像,只是那画像异常逼真,与真人无异。

盛野看向那墙面上的文字,与刚才在外面发现的牌子上的文字如出一辙,完全看不懂,就在这时,脑海中那微弱的声音再次传来——

“快……快过去……就在……那里……”

那声音似乎有些渴望,语气中透露着一股哀求。

狠狠甩了甩头,盛野再次环顾四周,除了那些奇异的摆设,没有看到人影,确定那声音是从自己脑子里传来的,恐惧感再次萦绕心头,忽然,盛野想到自己神庭中那道背影。

“是他吗?”

闭上眼睛,意识微动,盛野来到那个白色的空间里,一切都与往常无异,盛野的目光落在那站在自己身后的背影上,只见那背影浑身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似乎在颤抖。

“是你吗?”

盛野在心中发问,没有回应,就在盛野疑惑之际,那道声音忽然响起。

“是……我……”

盛野心中一震,那声音竟然真的是那道背影发出来的。

“你是谁?”

“我……我是……你……”

是我?心头疑惑更甚。

“在……那里……快……快去……拿……”

那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充满了焦急。

“是你带我来到这里的?”

盛野强压心头的疑惑,想到刚才自己忽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的那一瞬间,意识仿佛被踢出了身体。

“不要……问……快……快拿……它要……要走了……”

那背影一阵颤动,似乎很是着急,就在这时,紫色水晶发出一阵光晕,盛野的意识被踢了出来,回归身体。经过半年的修炼,他在那空间中所待的时间也慢慢开始延长,从开始的几息时间,到现在已经能坚持数十息。

睁开眼睛,盛野有些疑惑,那背影一直在催促自己去拿什么东西,可究竟要拿什么呢?

再度来到那面透明的墙前,盛野凝眉向里面看去,里面除了那张床和那个女人的石像与她面前的平台之外再无他物,忽然,盛野的目光落在那平台上一个特殊的容器上面,那是一个透明的容器,里面悬浮着一块黑色的石符。

“是那个吗?”

盛野心中暗道,开始打量眼前这扇透明的墙,来回走了几步之后,盛野在墙上发现一丝缝隙,那似乎是一道门,轻轻一推,那门却纹丝未动。

“快……快……它感应……到了……要走了……快……”

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催促着,盛野看向那平台上的容器,那石符似乎在里面颤动,随时都要破开那容器的样子。一咬牙,盛野不再多想,手中光刃出现,对着那道门狠狠的劈下。

‘哗啦啦啦’!

那门应声而碎,化作无数碎片跌落,这时,整个空间里红色的光芒闪动,刺耳的声音传来。

“警报,警报!”

那僵硬的女生再次出现,盛野一惊,看向那座石像,确定声音不是那石像发出之后,盛野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平台上发出一声脆响,那石符将那透明容器冲破,悬浮在了空中,上下浮动着,同时一股莫名的气息席卷而来,在那气息的笼罩下,盛野只感觉整个人瞬间僵硬,视线模糊,仿佛穿越时空来到一片苍茫的大地上,整个世界一片昏暗,到处都是血火与战歌,无数人在怒吼中厮杀,天空中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无数的星辰悬浮其中,有恐怖的生灵从那缝隙中不断涌出。

突然,黑色的大地上出现了一道伟岸的身影,与天一般高,手中持着一把巨斧,只见那巨斧对着裂缝挥舞而出,整片大地都在颤动,巨斧泛着寒光砍在那裂缝上,发出一道耀眼的光华,几乎照亮了整个世界,一道利芒从那斧刃上激射而出,无数星辰被那利芒切割,炸成漫天的粉末。

画面一转,盛野身体一震,回归到现实当中,听着那刺耳的声音,盛野心中震撼,那是怎样的一幅画面,盛野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被那画面中的景象感染。

“抓……抓住……它……”

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响起,盛野回过神来,看向那悬浮在空中的石符,只见那石符似乎有着灵性一般,感受到盛野的目光之后竟然躲向一边,在空中不断跳跃,宛若一个调皮的孩童。

盛野一怔,缓缓走过去,站在那石符下方,目光盯着它在空中不断的跳动,突然,那石符似有所感,竟从空中飘了下来,悬浮在盛野面前,好似在打量着什么,盛野这才发现,那似乎是一个碎片,只是某样东西断裂的一角,上面刻画着一个残缺的画像,看不出到底是什么,轻轻伸手将那石符抓住,石符并没有反抗,温顺的躺在盛野的掌心中,仔细看去,石符呈不规则状,一边圆滑,另一边则有着棱角,似乎是从那里断裂开来。

“血……用血……”

脑海中再次传来声音,盛野一怔,用血?什么意思,难道是让自己将血滴在上面?

心中疑惑,盛野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咬破,将一滴血滴在那石符上面,只见血液滴落的一瞬间就被吸收,石符在手中一阵颤动,那残缺的画像闪过一丝光芒,突然,石符再度悬浮而起,围绕着盛野转了两圈之后,猛的冲向盛野的眉心,盛野心中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那石符已经没入眉心,消失不见,一股强烈的疲惫感传来,盛野感觉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突然充满了睡意,猛的甩了甩头,那股疲惫之意却丝毫没有散去,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眼前一黑,倒在那张床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