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双生天门 > 第二十五章 馥灵草

第二十五章 馥灵草


看着眼前恭敬的老者,盛野暗暗咋舌,这老者看起来有六七十岁的样子,却在方子裕面前如此恭敬。

“从外面来的?”

看着恭敬的老者,方子裕微微点头,开口问道。

“回禀前辈,老朽名叫谢渊,来自宓沅府谢家,带着家中两个后辈在外历练,不曾想途中遭遇变故,误入这大幽之中,迷失了方向。”

老者态度十分谦逊,见自己交代的明明白白,方才灵念瞬间被吞噬让他明白眼前之人的修为远在他之上。

方子裕微微一笑,转身便欲离去,冲着身后两人使了个眼色,盛野和胡玲连忙跟上。老者面色一变,原地踌躇了一会儿,眼看着三人就要走远,一咬牙,缓步上前喊道:

“前辈留步。”

方子裕转头看着他。

“有事?”

见三人停下脚步,老者连忙快步追了上来,在方子裕身前躬身道:

“老朽有个不情之请,恳请前辈能带我们离开这大幽,出去之后,谢家必有重谢!”

方子裕一笑,没有理会,接着向前走去,老者见状,面露急色,思索片刻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连忙张口道:

“若前辈答应,我可告诉前辈一个秘密,一个关于古遗迹的秘密。”

停下脚步,方子裕微微一笑,转过身来。

“遗迹?说来听听。”

见他似乎有兴趣,老者心中一喜,连忙迎了上来,心中暗道:果然还是宝物对这些强者有吸引力。

“我们在这林中误闯之时,曾发现一个山谷,那地方极为幽暗,里面布满了奇异的建筑,远远看去就有一股古老苍茫之意,想必是一处存留了不知多少年的遗迹,里面或许存在着罕为人知的至宝,我等实力低微,却没敢进去查探,想以前辈大能,或许能进去一探,得到里面的机缘。”

老者低头,说的很认真,只是眼睛之中闪过一丝诡异之色。

听完他的话,方子裕眉头微皱,似是在犹豫,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张口说道:

“也可,不过,你得先带我去那遗迹一探,再说出去的事。”

见他答应,老者一喜,连忙抬起头来说道:

“多谢前辈!老朽先去与我那些后辈汇合,烦请前辈在此稍待片刻。”

方子裕微微点头,老者躬身抱拳行礼,这才向着方才那几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待得老者走远之后,胡玲发出一声冷哼: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看着她的模样,盛野有些疑惑道:

“怎么了小玲姐,这老爷爷看起来挺和善的啊。”

“我看见他的眼睛了,说话的时候老是在骨碌碌的转,一看就在动歪心思。”

胡玲撇嘴,还没等盛野开口,方子裕在一旁说道:

“之前跟你说的话都忘记了吗?对待任何人都要抱有三分戒心,这点小玲做的比你好,无论何时都不可尽信人言,特别是方才见面的陌生人,你会对一个只见一面的人交根交底么?你又如何分辨他说的话中有几分真假?”

看着一脸严肃的方子裕,盛野微微一愣。

“我跟你说过的话都要牢牢记住,不要老让我重复。”

盛野默默低头,若有所思。

“那你为啥还要答应他呢,怪人。”

胡玲看向方子裕,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也发现那老者的不对,却依然答应了那老者的请求。

方子裕微微一笑。

“实力,任他多少心思,既已看穿,就构不成威胁,况且,他们那还有样东西,正好能用的到。”

说话间,微微瞥了眼盛野背在背上那鼓鼓的包裹。

“嘁,你也不是好人。”

胡玲撇嘴,低声说道。

另一处,几名护卫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人围坐在一棵大树下,一脸悲痛。

“哥,桐叔死了。”

女孩脸色苍白的靠在少年身上,双目间隐有泪痕,那站在外面围成一圈的三个护卫闻言,也都是一脸悲痛,暗自叹息。

“不知道四爷爷能不能打的过那头怪物,都怪爹,给我们几个淬体境都没到的护卫有什么用!大哥二哥他们出门之时,哪个不是带着好几个淬体境。”

少年似乎有些不平,只是这话听在那几个护卫耳中却有些刺耳,一名护卫有些不忿,红着眼睛想要转身理论,却被旁边一人拉住。

看到他的动作,少年站起身来,冷笑一声说道:

“明明就是废物!还说不得了,等我这次回去完成启灵,一个个将你们都赶出去,真不知道爹怎么想的,招了一群入灵境的垃圾来家里。”

女孩轻轻拉了拉少年的衣角,少年不予理会,接着说道:

“等我回去,就能加入土岩宗,到时候……”

“少爷!”

方才拉住身边之人那名中年人沉声开口:

“我们是实力低微,被谢侯爷纳入府中谋一口饭吃,可严桐方才也是舍下性命护着少爷你,少爷如此说话就不怕寒了人心吗,况且若不是少爷你,我们有怎么会迷失在这幽林之中!”

少年话语被打断,一张脸涨的通红,指着那名护卫气的浑身发抖。

“你敢顶嘴!等我回去……”

“少爷还是想想怎么从这林子里走出去吧。”

那名护卫说完背过身去,不再理会那浑身发抖的少年。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出现,看到那人影,几人脸上都露出一丝喜色。

“四爷爷!”

“族老!”

谢渊微微点头,看着脸色涨红的少年,脸色一沉,问道:

“谢明,你怎么了。”

少年指着那名出声反驳他的护卫,气愤道:

“四爷爷,他跟我顶嘴,他……”

“闭嘴!”

谢渊一声沉喝。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耍小孩脾气,方才在林中遇见一位前辈,保守估计也是魂境强者,他已经答应我们带我们出去,条件是我们要带他去之前发现的那个山谷一探。”

那叫谢明的少年被谢渊一声沉喝吓得愣住,脸色涨红却不敢再开口。目光扫了他一眼,谢渊接着说道:

“我已经传讯给大哥,让他派人前来接应,那山谷中灵气浓郁,不知道有什么宝物藏匿其中,若真是古遗迹,说不定能得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谢渊眼睛微眯,心里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族老,魂境强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名护卫开口。

“不知,他还带着两个孩子,似乎是这大幽中的土著。”

谢渊开口,看了一眼那名护卫:

“严桐身死,回去之后,我会告诉大哥,给他的家人抚恤。”

那名护卫躬身,口中道谢。

“四爷爷,土著小孩长什么样呀。”

少女开口,小脸上写满好气,谢渊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头:

“跟你一样,两个眼睛一张嘴巴。”

“好了,都收拾一下,随我去见那名前辈,谢明,收起你的性子,若在胡闹,你就留在这里,不要回去了。”

招呼众人之后,谢渊冷冷看了一眼少年。

“族老,如果真是魂境强者,那到时候好处岂不是被他一人得了去。”

谢渊嘴角微微一翘,眸中闪过一丝寒光。

“我说过了,他还带了两名孩子。”

树下,方子裕闭目靠在树上,盛野也在一旁盘膝打坐,恢复灵力,只剩下胡玲无聊的蹲在一旁,拿着树枝在地面上划来划去,口中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不一会儿,谢渊几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丛林中,方子裕微微睁眼,嘴角上扬。

看到几人还在原地,谢渊心中松了口气,示意身后几人赶紧跟上,那少年看到盛野三人,微微有些错愕,这就是四爷爷口中的魂境强者?是个乞丐?同样的疑问也在其他几人心头升起,少女的目光则被那身穿兽皮的盛野和胡玲吸引,一双眼睛中满是好奇。

察觉到有人过来,盛野睁开眼睛,起身站在方子裕身后,胡玲也放下手中的树枝走了过来,谨慎的看着这一行人,目光被人群中的少女所吸引,这就是外面世界女孩的衣服吗?心中默默想着,这是她第一次遇到外界的同龄人,同时不着痕迹的看了盛野一眼。

一行人来到树下,谢渊走上前来,微微躬身道:

“前辈。”

方子裕睁开眼睛,扫视了一眼众人,缓缓站起身来,打了个哈欠,那慵懒的模样引得众人一阵腹诽。

“前辈,这是老朽家中的护卫,刘章、张方、李锐。”

“见过前辈。”

三名中年人一一上前躬身,在闻到方子裕身上的味道之后都有些皱眉。

方子裕微微点头,谢渊示意三人退下,接着说道:

“这是老朽的侄孙,名叫谢明,这小姑娘是老朽的侄孙女,名叫谢玥。”

少年和少女走上前来,那少年捂着鼻子,眉头微皱,少女则是微微躬身,开口说道:

“见过前辈。”

随后还轻轻拉了拉少年的衣角。

谢渊皱眉,冷冷的看了一眼少年,感受到谢渊的目光,那少年这才一脸不情愿的微微躬身行礼。

“前辈,小儿无知,还请见谅。”

方子裕无所谓的一笑,一言不发。

这让面前几人都有些尴尬,沉默了一会儿,谢渊再度开口:

“前辈,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不急。”

方子裕一笑,走向那名少年,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几人心头一阵紧张,少年更是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想要躲开,却被方子裕一把按在肩头,动弹不得,几名护卫见状都是脸色一变,手握在刀把上,谢渊也是脸色微变,忙走上前喝到:

“不得无礼!”

目光转向方子裕,露出一个微笑:

“前辈这是?”

方子裕微微一笑,扒下那少年肩上的包裹拿在手中,转头丢给盛野,盛野连忙接住,投去一个疑惑的神色。

少年有些急了,伸手就要去抢,却被方子裕拦住,少年抬头,目光中带着怒意说道:

“你凭什么拿我东西!”

方子裕一笑,凑到他耳边说道:

“凭我比你强。”

说完,转头回到盛野身边,对着谢渊微微一笑:

“前面带路吧。”

谢渊微微躬身,少年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谢渊一把拉住,拽着他向前走去。

“四爷爷,那里面有……”

“住嘴!”

谢渊微微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方子裕,低声说道:

“什么东西都没有命重要!回头再找机会拿回来。”

说完扯着少年向前走去,几名护卫护着少女缓缓跟上。

方子裕一笑,三人也跟了上去。

“方叔叔,这里面是什么呀?”

盛野有些不解刚才方子裕的举动,为什么要抢那少年的包裹。

“馥灵草。”

方子裕答道。

“馥灵草?那是什么?”

方子裕没有回答,示意他将包裹收好,嘴角微不可查的露出一个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