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双生天门 > 第二十二章 赤目腹藤蛟

第二十二章 赤目腹藤蛟


大蛇盯着盛野,口中发出嘶嘶吼声,一双赤目发出骇人的光,盛野看着那大蛇口中露出的森长獠牙,狠狠咽了口唾沫,胡玲和方子裕已经不见了踪影,但他此刻来不及多想,大蛇在前,他不敢有丝毫松懈,手中光刃出现,电芒覆盖在双手之上,盛野躬身,准备迎接大蛇随时都可能到来的攻击。

嘶!

大蛇似乎不想在浪费时间,一声嘶吼,巨尾裹着狂风呼啸而来,直奔着盛野扫去,盛野不敢硬接,凌空一跃躲过那巨尾的扫击,身体在空中一个翻滚,落在数米外的地面上,大蛇一击不中,嘶吼着蠕动上前,巨尾再次横扫而来,望着那挟着狂风扑面而来的巨尾,盛野心中一狠,整个人扑倒在地上,就在那巨尾从他头顶扫过之时,手中光刃挥舞而出,冲着那尾巴砍去,只听‘叮’的一声脆响,光刃砍在鳞片之上,电芒四溅,巨尾上出现一道浅痕。

“好强的防御!”

盛野心中震惊,自己的攻击竟然连它的防御也没有突破,只是留下一道浅浅的印痕。大蛇怒吼,两次攻击被躲过,它似乎有些怒了,张开巨口就向盛野咬来,看着那冲天而起的血盆大口,盛野双手在地上一拍,整个人跳将起来,身子猛的向后一闪,堪堪躲过那大蛇的巨口,就在这时,大蛇头上双耳立了起来,在在那耳上出现数根尖刺,尖刺泛着寒光向着盛野划来,盛野一惊,手中光刃出现挡在身前,尖刺与光刃撞击,一股巨力袭来,盛野只感觉双臂一麻,整个人在那股巨力之下倒飞出去,狠狠撞在一棵大树上,一口鲜血喷出,盛野跌落在地上。

“好可怕。”

擦去嘴角的鲜血,盛野感觉自己体内气血一阵翻涌,后背痛感隐隐传来。

“防御可怕,我的攻击根本穿透不了,怎么办。”

盛野眉头紧皱,心中有些慌乱。

“一定有弱点,不可能浑身都坚硬如铁,弱点在哪里?”

大蛇看着从地上爬起的盛野,巨大的头颅高高昂起,口中红信吐出,赤目中光芒一闪,蠕动着身体再次向盛野冲来。

盛野强压心头的慌乱与恐惧,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仔细的观察大蛇,那大蛇浑身都被青色鳞甲覆盖,似乎毫无薄弱之处,盛野的目光看向大蛇的头颅,锁定在那双赤目之上。

“眼睛!”

大蛇的身影已经呼啸而来,大口张开,眼看着大蛇已经近在眼前,盛野一个闪身躲在树后,‘轰’的一声,巨大古树在大蛇的撞击下一阵猛烈的颤抖,树干上出现几条细细的裂纹。

“得想办法攻击它的眼睛。”

一念及此,盛野快速向着前方的丛林跑去,大蛇似乎被撞的有些发晕,巨大的脑袋在空中晃了一晃,目光再次锁定那前方奔跑的小小身影,口中发出一声嘶吼,蛇身蠕动着追了上去。

盛野略微回头,余光时刻注意着大蛇的动向,大脑快速运转,寻找着攻击的时机。眼看着深入幽林,周围越来越暗,盛野心中焦急,不知道前方还会遇上什么怪物,若是再出来一条大蛇,他该怎么面对,心中一横,盛野在一棵树前止住身子,望了眼身后那嘶吼而来的大蛇,盛野一咬牙,双手抓着古树的树干向上爬去。

大蛇在地上快速蠕动着,一双赤目死死盯着盛野,口中红信不断吐出,盛野疯狂向上攀爬,爬到一半时忽然停下,一只手抓着树干,回身看向那呼啸而来的大蛇,另一只手中,灵力涌动,一个紫蓝色的雷球缓缓出现,在他掌心盘旋,正是九天雷引入灵卷所附带的第二个灵技——雷崩!感受着体内灵力的快速消耗,盛野死死盯着那大蛇,目光中露出一丝疯狂。

转眼间大蛇就已来到树下,整个身子拔地而起,巨大的头颅昂在空中,大口张开,露出里面森白的獠牙,嘶吼着就向盛野咬去。

一咬牙,盛野小腿猛的一蹬,这个人高高跃起,同时手中雷球飞出,砸向大蛇的头颅——

“雷崩!”

伴随着一声低吼,雷球在接触到大蛇头颅时轰然爆开,电光四溅,大蛇发出一声剧烈的嘶吼,身体在空中疯狂的摇摆,似乎很是痛苦。

盛野一个翻滚落地,没去看那大蛇的动向,快速奔着旁边一棵大树而去,躲在树后,盛野胸膛起伏,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汗水滴落而下。

过了一会儿,外面似乎没有了动静。

“死了吗?”

盛野缓缓探出头去,地面上枯枝残叶一片狼藉,却没有大蛇的踪影,慢慢站起身来,就在他想迈出步子时,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传来,盛野抬头,整个人汗毛倒立,一颗巨大的蛇头从天而降,向着盛野咬来,眼看着就要将他吞入腹中,千钧一发之际,盛野本能的向后一闪,蛇头擦着他的小腿划过,狠狠的撞在地面上,随后猛的一挑,盛野整个人被巨力掀飞,那尖耳上的利刺在他腿上划出一道伤痕,顿时血流如注。

盛野整个人在空中高高抛起,剧痛传来,一丝绝望从心头划过,就在这时,他眼中光芒一闪,视线中,那大蛇背部靠近头颅的地方,一道黄色的斑痕映入眼中。

“那是……”

还没等他多想,这个人就狠狠砸在地面上,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盛野感觉自己的骨头好像断了,浑身剧痛。

大蛇从树上蹿下,一只眼睛里流出绿色的血液,它发狂了,头上两对尖耳疯狂颤动,口中嘶吼着就向盛野扑来,盛野艰难的站起身子,将一口涌上来的鲜血吞入腹中,死死盯着扑面而来的大蛇,大蛇嘶吼着,巨口大张向着盛野咬来,忍着身体的剧痛,盛野艰难的躲开大蛇的冲击,随后猛地一咬牙,双腿一蹬,用尽浑身的力气高高跳起,落在了大蛇背上,用力抱住大蛇的身体。

大蛇疯狂扭动,口中不断嘶吼着,想要将盛野甩下来,巨大的身体带着盛野在丛林里横冲直撞,盛野死死抠住它身上的鳞片,努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看着眼前不远处那道黄色的斑纹,脑海中回想起叔叔们曾经说过的话,打蛇打七寸,那道黄色斑纹,应该就是这条大蛇的七寸,也就是心脏所在,是它最薄弱的地方。大蛇带着他在丛林里飞速狂蹿,身体不断的扭动,虽然知道了大蛇的弱点,可是现在的盛野只能勉强在大蛇身上保持平衡,不让自己被甩下去,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随着大蛇不断深入,周围的环境越来越暗,参天的古木拔地而起,上面缠绕着粗壮的藤蔓,巨大的树冠遮盖了整个天空,盛野看到一个石像,深深嵌在古木的树身里,却无法看清那石像的面貌,大蛇速度太快,带着他一路深入,越来越多的古木出现,这些树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树身比起村口那颗古树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股苍茫的气息扑面而来,盛野发现那些古木树身中,都嵌着一个个石像,古老而神秘。

“不能再深入了。”

盛野心中暗道,这周围的环境让他感到不安,大蛇依然在疯狂蠕动,头上尖耳颤动,盛野一咬牙,一只手狠狠抠住大蛇身上的鳞片,另一只手上光刃出现,目光盯着那黄色的斑纹,一狠心,借着大蛇向前的冲力,猛地一跃,手中光刃对着那斑纹狠狠刺入,光刃尽没,盛野半个手臂都跟着光刃刺入大蛇的身体,绿色血液飞溅,大蛇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浑身剧烈的颤抖,同时整个身体高高的昂起,盛野失去中心,从大蛇身上跌落,大蛇一声嘶吼,巨大的蛇尾在空中一扫,向着盛野拍来,而此刻的盛野正处于空中,无处借力,只能伸出双手挡在身前,蛇尾带着巨力狂拍而来,盛野只感觉两只手臂在接触到蛇尾的一刹那就失去了知觉,整个人就像炮弹一样横飞而出,狠狠砸在一颗古木之上,眼前一黑,就要昏死过去。

大蛇似乎极度痛苦,巨大的身体疯狂的扭动,蛇尾不断拍击着地面,大片的枯枝落叶扬起,片刻之后,巨大的蛇头狠狠砸在地上,大蛇倒地,不再动弹,双目失去了光泽。

盛野从古树上跌落下来,躺在地上,双目迷离,大蛇临死前的一击几乎要了他的小命,不知过了多久,眼中的一切才清晰起来,心神凝聚,盛野艰难的坐起身子,靠在树身上,喉间一甜,压在胸口的鲜血狂喷而出,看着那不远处一动不动的大蛇,心里稍安,此刻的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双臂更是几乎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靠在树上,盛野缓缓闭上眼睛,这是他第一次独自一人面对死亡,那种感觉是如此强烈,让人恐惧,这一刻,他才明白了方子裕口中那些话,那不是危言耸听,想到自己即将要走的路,这种危险,这种情境,是第一次,却绝不会是最后一次,以后他可能要经常面对。既然还活着,那就接着走!盛野心中默默说道。

半晌过后,盛野睁开眼睛,身体慢慢恢复了知觉,他开始打量周边的环境,这里的光景已经十分幽暗,视线之中是一棵棵参天的古木,无数的藤蔓缠绕其上,四周很是静谧,没有丝毫的声音,忍着身体的剧痛,盛野扶着树身站了来,摇摇晃晃的走到一棵古树前,粗壮的树身上写满了岁月的气息,这里似乎不曾有人踏足过,绕着树身,密密麻麻的藤蔓里面,盛野看到一座石像,深深的嵌在树身里,那是一个人形石像,上面布满了青苔,散发着一股古老的气息。

就在这时,破空声响起,两道人影落下,正是方子裕和胡玲。方子裕看了盛野一眼,见他安然无恙,心中微微松了口气,目光落在那倒在地上的大蛇身上,倒是胡玲红着眼睛冲了上来,一把抱住盛野,这一抱不要紧,浑身传来的剧痛让盛野差点当场晕厥。

“小玲姐轻点,疼。”

盛野低呼出声,胡玲闻声连忙放开他,红着双目开始打量他的身子。

“你没事吧小野,哪里疼,告诉姐姐,那条大蛇呢?”

盛野深吸一口气,这才睁开眼睛,看着胡玲红红的双目,露出一个笑容:

“我没事小玲姐,大蛇已经死了。”

胡玲似乎没有听他说话,当看到他腿上那条刺目的伤口时,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从身上扯下一块兽皮,开始替他包扎伤口。

盛野看着她蹲下的身影,心中一暖,抬头看向方子裕。

“方叔叔,那大蛇是什么怪物,是奇兽吗?”

方子裕微微点点头,目光被那雕像吸引,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

“赤目腹藤蛟,还未成年,勉强算是二品奇兽,相当于灵师的淬体境。”

说着从身上掏出一颗泛着微微绿光的果子递给盛野。

“吃了。”

盛野伸手接过,那果子入手冰凉,通体绿色,只有拇指大小,盛野疑惑的抬头。

“奇兽诞生,通常有伴生之物,这果子就是那赤目腹藤蛟的伴生之物,对你的伤有好处,吃了它。”

不再犹豫,盛野张口将那果子放入嘴中,轻轻一嚼,绿色的汁液流出,一股苦涩感从口中传来,盛野整张脸都扭曲在一起,抬头看着方子裕。

“良药苦口。”

微微一笑,方子裕不再理他,走到那雕像之前,伸手拂去上面的青苔,若有所思。

忍受着那股苦涩的味道,盛野苦着脸将其吞入腹中,一股奇异的能量在身体里出现,感觉到小腿传来阵阵麻意,一股淡淡的绿色气息从小腿上慢慢散开,同时体内受伤的脏腑也传来一阵麻意,似乎正在缓缓的修复。

包扎好伤口,胡玲站起身来,红着眼睛看向盛野:

“疼吗。”

盛野露出一个笑容。

“不疼,小玲姐。”

胡玲瞪了他一眼,转过身走向一边不再理他。

“这里似乎是一个遗迹。”

方子裕抚摸着雕像,微微皱眉。

“不知是何时留下的遗迹,看这石头的迹象,至少有数千年没被人动过。”

看着雕像,方子裕疑惑,这些雕像的形态虽然也是人形,但是一些细节却与现在的人类有些不符,比如这雕像的头发,面容,以及装束,都与现在的人类不一样。

盛野闻声,缓缓走过去,待看到那雕像的形态之后,身子微微一震,好熟悉的感觉,他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那雕像雕刻的是一个男性,一头短发,眼睛上似乎套着个什么东西,身上的衣服也好生奇怪,雕像一只手捧着一本书册,一手扶在眼睛上,双目目视前方,似乎是要看清什么东西。

“不管这些,先去把那条蛇处理了,虽然初入二品,身上还是有好些宝贝的,这赤目腹藤蛟防御力不错,蛇皮可以用来做一件盔甲,头上那些尖刺可以用来做暗器,口中利齿可以做成短剑,不错,虽然这长虫未成年以前智慧极低,但你能杀死他,也是运气。”

对着石像半天没看出什么名堂,方子裕转身对着盛野说道,同时从身上掏出一把短刀丢给盛野,冲着大蛇的尸体努努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