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双生天门 > 第十二章 绽放的血,迷人的夜

第十二章 绽放的血,迷人的夜


“小姝……”

“不要叫我的名字!”

秦明姝眼睛开始泛红。

“我爹呢,没跟你们一起来吗?”

九长老叹了口气,收起手中的灵石。

“当年的事,你爹也是没办法,毕竟盛于华叛宗在先,他也只能依令行事,忍痛拆散你们,跟我回去吧,只要你交出天元灵果,有你爹在,宗主不会对你如何,你也知道天元灵果对宗主的重要性,距离天宫降下席位……”

“无耻!”

秦明姝怒极反笑。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跟我提什么狗屁席位!叛宗?那不过是尹天赐跟那三个老东西气急败坏想出来的借口!”

胸口剧烈起伏,秦明姝忽然笑了。

“真不知道你们是在装糊涂还是真不知道,不过也无所谓了,你们安在华哥身上莫须有的罪名,我替你们坐实了。”

“难道你真的不为宗门着想?不为你爹着想?”

九长老寒声道。

“冠冕堂皇!什么宗门?姚九叔你糊涂了么?我早就已经叛离霄云宗了!我爹?华哥被伏杀的时候他也去了吧,我为华哥鸣不平的时候他做了什么?霄云宗与我有何干!霄云宗的五长老又与我有何干!”

眼泪从眼角滑落,这些年埋在心里的苦已经让她几欲崩溃。

“换个地方说话吧,姚九叔,十三叔在外面怕是要等急了。”

说完,秦明姝转身离去,九长老神色微变,连忙起步跟上。

“赵成怎么还没回来?”

十三长老望着村口,皱眉说道。

“抓一个没有灵力的乞丐,怎么去了这么久?刘峰,你去看看。”

“是!”

叫刘峰的青年站起身来,正要前去,忽然面色一变,抬手一指。

“十三长老,你看……”

月色下,一个衣衫褴褛的身影正朝他们走来,正是他们要去抓来的乞丐,那乞丐如同鬼魅一般在月下前行,每走出一步,却仿佛往前跨越了数十米。

“戒备!”

右手一挥,一把长枪突然出现在手中,在月色下发出幽蓝色的光,十三长老看着那由远而近的身影,一丝不安涌上心头。

在他身后几人也都拿出了兵器,一行人冷冷的看着那飘忽而来的身影。

几个呼吸的功夫,那身影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在他们身前几十步外站定。

“霄云宗?”

沙哑的声音传来,那声音犹如厉鬼发出的一般。

十三长老面色一变,手中长枪光芒大胜。

“你是何人?”

“嘿嘿嘿嘿嘿嘿……”

乞丐发出一阵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笑声。

“一个孤魂野鬼罢了,竟劳得堂堂霄云宗的长老差人去请,只不过这请人的手段有些下作,实在配不上大宗派的作风,想来也是,霄云宗嘛,那就正常了!”

“放肆!”

“大胆!”

有人出声怒斥。

十三长老面色阴沉,手中长枪紧握。

“阁下究竟想做什么?你将赵成怎么样了?”

乞丐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八年前我见过你,在霄云宗的山头上,那时你已经是知命巅峰,想不到你用了八年时间,竟然突破到了破法三重,你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可好?”

语气中满是嘲讽。

十三长老面色一红,怒气上涌。

“行了,废话够多了,一想到我大哥当年竟与你们为伍就让我心寒,那个小伙子已经魂归故里了,你们就去陪他吧。”

乞丐抬起双手,略微理了理糊在脸上的毛发,露出大半张苍白的脸,在月光的照耀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狂妄!”

十三长老双臂一震,长枪泛着蓝光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身上灵力狂涌,十三长老整个人凌空而起,脑后一个光影浮现,一道神秘的白纹出现在光影上,令他的气势瞬间攀升到了顶点。

“能死在我这一枪之下,算是你的荣幸!”

一声长喝,十三长老如同天神一般,浑身都亮起幽蓝色的光,无形的气劲在地面上掀起一阵狂风,在那长枪之上隐隐有苍龙环绕,淡淡的龙吟声传出,狂风裹着灰尘呼啸而起,长枪划破长空,如携万军之势,向着乞丐暴刺而来。

乞丐脸上笑意不减,只是本就凌乱的毛发在那风中被吹的七零八落

村口,秦明姝感受着远处的灵力波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身后,九长老紧随而来。

“苍龙破!”

九长老小声惊呼。

“十三这是和谁在战斗,如此搏命!”

就在这时,秦明姝腾空而起,向着战斗方向飞去,九长老微微一愣,体内灵力运转,这才发现出了村子,那股灵力的压制力似乎消失了,来不及多想,连忙腾空追了上去。

另一边,长枪如龙,眼看着就要洞穿乞丐的脑袋,乞丐依旧不动,脸上挂着笑意,十三长老面色狰狞,就在枪尖即将刺入之时,乞丐的身影陡然虚幻,长枪穿头而过。

“子裕!”

秦明姝落地,看着那被穿头而过的乞丐惊呼出声。

九长老紧跟着落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松了口气。

“十三,他是何人?”

九长老开口问道。

停在那里的十三长老手持长枪,一动不动。

九长老脸色微微一变。

“十三?”

“别喊了,聒噪。”

沙哑的声音传出,一道身影在十三长老身后突然凝聚,而那被长枪洞穿的身体宛如云雾一般缓缓消散。

与此同时,十三长老脑后的光影寸寸碎裂,身上光芒消散,整个人轰然倒地,已然没了声息。

“十三!”

“十三长老!”

“……”

众人惊呼出声。

九长老目眦欲裂,手中一把弯刃出现,浑身光芒大胜。

“姚九叔!”

秦明姝开口喝到。

九长老微微一顿,阴沉着脸看向秦明姝。

“你若出手,必死无疑。”

秦明姝看着他,缓缓说道。

“嘿嘿嘿嘿……大嫂,何必劝他,来吧姚兰山,让我看看霄云宗的长老是不是都是纸糊的,这么不经打。”

乞丐转过身,对着九长老说道。

“子裕,放过他吧。”

秦明姝叹息道。

九长老眼神一动,一张年轻人灿烂的笑脸在脑海中浮现。

“子裕?你是……方子裕?当年跟在盛于华身边那个小跟班?”

乞丐装模作样的对着九长老拱了拱手,嘿嘿笑道:

“九长老好记性,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

笑容灿烂无比,却看得九长老一阵心寒。

“在幽林跟着我们的,就是你?”

乞丐耸耸肩,不置可否。

“你是怎么逃过那狼王袭击的?还是说……”

姚兰山双手在发抖,强压着怒气。

“那本就是你策划的!”

方子裕拍拍身上那破烂的衣服,用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毛发,有些惆怅的抬头说道:

“我怎么能使唤得动那头笨狼呢,我本来是想亲手解决你们的,你应该谢谢大嫂,若是我动手的话,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吗。”

九长老目光一凝,不可置信的看向秦明姝。

“是你……”

“是我。”

秦明姝说道。

“那头狼是我夫君的灵兽,是我让他在幽林里伏击你们,可惜,你们还是选择了继续前行,来到这里。”

秦明姝叹息到。

“你夫君!盛于华!他没有死?!”

九长老激动的说道,激动中隐隐夹杂着一丝兴奋。

看着他的模样,秦明姝一声冷哼。

“他死了,但他的灵兽还活着。”

九长老一滞,面露一丝失望。

“哎呀呀呀大哥,你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千辛万苦想要你死的人得知你的死讯之后竟然是这幅表情,啧啧啧啧。”

方子裕对天长叹。

“明姝,跟我回去吧,交出天元灵果,宗门一定会……”

“闭嘴!”

“住口!”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秦明姝看了一眼方子裕,出声说道:

“走吧,或许还有人在来的路上,我的摄魂灵音维持不了多久了,我不想这里受到伤害,不想小野受到伤害,留下他的性命,我想看看,下一个来找我的人,会是谁。”

秦明姝看了眼村子,目光仿佛穿透了空间,落在屋内熟睡的盛野身上。

方子裕点点头,转身看着九长老。

“给你个出手的机会,倒数三个数……”

说着自顾自的举起一只手,比了个三的手势。

九长老面色一寒,看了眼秦明姝,又看了眼方子裕,寒声说道:

“真以为你们吃定我了吗!”

秦明姝不语,方子裕落下一根手指,口中轻呼:

“三。”

“好胆!”

九长老怒了,手中弯刃红光大盛,浑身冒出火红色的气劲,脑后光影浮现,三道闪着白光的纹路在光影上勾勒出一把长剑的形状,一股比方才十三长老凌厉数倍的气势爆发出来,顿时狂风四起。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动手拿下秦明姝,忘了你们是来做什么的吗?”

九长老的气势还在升腾,他冲着那站在原地的几人吼道,目光始终锁定着眼前的乞丐方子裕。

那几人这才反应过来,身上气势升腾,一个个目露凶光,将秦明姝团团围住。

“二。”

方子裕的手指再落下一根,面带笑容的看着九长老。

“受死!”

九长老一声怒喝,手持弯刃化为一道残影冲方子裕杀去,与此同时,那围着秦明姝的几人也纷纷冲了上去。

“一,抱歉,喊早了。”

方子裕看着冲向自己的九长老,露出一个玩味的笑。

下一秒,方子裕消失了,整个人就好像蒸发了一样突然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包括九长老在内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时间仿佛静止了,他们保持着攻击的姿势,呆呆的站在原地,忽然,一个个方子裕接连出现,数个方子裕同时出现在每个人的眼前,就好像突然出现的画一般,每一个他脸上都带着玩味的嘲讽的笑,紧接着,数个身影几乎同时做出了动作,一根手指伸出,在他们额头上轻轻一点。

画面消失,时间恢复流动,九长老呆呆的站在原地,看向那刚刚凝聚出身影的方子裕,又转头看向始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秦明姝,只见那围着秦明姝的几人都停止了动作,与他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

“大嫂,闭眼闭眼。”

方子裕冲秦明姝眨眨眼睛,开口说道,秦明姝微微叹气,将眼睛闭上。

“这迷人的夜晚啊。”

方子裕抬头,轻声说道。

话音落地,一颗颗大好头颅轰然爆开,鲜血喷洒而出,在月下色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九长老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跌倒在地,满脸的难以置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