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双生天门 > 第十一章 夜

第十一章 夜


盛野带着草帽冲着训练场跑去,这七天可给他憋坏了,还没到地儿,就听见几声惨叫跟求饶,盛野一笑。

“玲姐又在欺负人了。”

来到训练场旁边,只见胡玲骑在一个少年背上,双手擒着他的胳膊,那少年痛的龇牙咧嘴,不断拍地求饶。

“玲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哼,我的东西你也敢碰。”

胡玲捡起地上的草环带在头上,草环上的编织的小草已经枯黄。

“我以为你不要了,玲姐,我给你编个更好看的。”

一听这话,胡玲双手再一用力,顿时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传来。

“谁要你给我编了,这可是小……这可是我亲手编的,你还想比我编的好看。”

胡玲越想越气。

“我怎么记得,这个草环是之前小野带的那个呢。”

姜朔在一旁说到,下一秒他就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看着胡玲投来杀人的目光,连忙捂住嘴巴。

“玲姐饶命啊,要断了要断了。”

少年疼的满头大汗。

胡玲看着他的模样,冷哼一声放开双手,从他背上站了起来,

“再有下次……小野!”

正想对他在说教几句,一抬头却看见远处正跑过来的盛野,胡玲连上立刻浮现出笑容。

盛野带着草帽,看着站在那里的胡玲,下意识的用手压住了帽檐,生怕再被一把扒了去,七天没有出门,盛野原本的小光头已经长出了些许的头发,只是看起来的样子更是滑稽。

“玲姐,姜哥,姜叔叔呢。”

盛野笑着冲他们打招呼。

“我爹……”

“村子里来了商队,姜叔叔跟我爹都被村长爷爷叫走了。”

不等姜朔说完,胡玲打断他说道。

一众孩子都古怪的看着盛野,这个在训练场上将他们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女魔头一见到盛野仿佛立马变了一个人似的。

“走,我带你去找他们。”

没等盛野说话,胡玲就跳过来拉起他的手,在一众孩子异样的眼神中离去。

小手被胡玲拉着的盛野脸色微微有些发红,那晚的场景再次浮上心头。

“小野,老实交代,这几天干嘛去了。”

离开了训练场,胡玲翘着眉毛问道。

“是不是在躲着我。”

“没……没有啦”

盛野尴尬的一笑。

“哼,小小光头不学好,半夜偷看女孩子洗澡。”

胡玲冷哼一声,俏脸挂上一丝粉霞。

“玲姐,你就别调侃我了。”

盛野苦着脸说道。

“好啦,不逗你了,不过你给我那个东西真的很奇妙,我偷偷倒在我娘的饭里,她吃完就感觉不到胸口的疼痛了,你娘在哪里弄来的啊。”

胡玲好奇的问道。

盛野摇摇头,他突然发现,他对母亲好像一点都不了解。

俩人走在路上,路过一条街道时,盛野停下脚步。

“那个人就是商队的人吗?”

胡玲顺着盛野的目光看去,小屋门口,九长老坐在石凳上,面前的石桌上摆放着几捆彩色的布匹和精致的瓷器。

“怎么就他一个人。”

盛野问道。

“好像是我爹说是生面孔,就把其他人拦在村子外面了。”

胡玲说道。

“对了,你找姜叔叔做什么呀。”

“我想问下,火鹚鸟的蛋要怎么样才能孵化出来。”

盛野挠挠头说道。

“噗嗤。”

胡玲笑出声来。

“你不会真以为那个能孵出来吧,我爹说那个蛋根本孵不出来。”

“啊?”

盛野无语,感情他把蛋在被子里捂了这么多天净做了无用功。

“我爹说火鹚鸟的蛋在离开母体之后就会慢慢变成死蛋,只有一直在火鹚鸟的身边才能被孵化。”

胡玲语重心长的解释道。

“这样啊。”

盛野有些沮丧。

看着他的模样,胡玲眼珠一转。

“走,我们去那边看看。”

胡玲冲着小屋努努嘴。

破屋外,九长老将货物在石台上摆好,眯眼环顾四周。

“这村子,好生奇怪。”

体内灵力微微运转,灵力似乎被某种力量压制,在经脉中艰难的流动,感受体内灵力的变化,九长老眉头深皱。

“难怪这古村能在大幽中存在如此之久,果然怪异。”

“连灵念的压制力也变强了,在那林中尚能探查百米,来到这里竟只能堪堪探出几米。”

九长老眉头深皱,内心涌上一丝不安,右手一挥,一块剑形石头悄然出现在手中,上面灵光一闪,旋即暗淡下去。

此刻,两个人影趴在一处屋顶,悄悄的看着破屋前的中年人。

“小野,那是什么?”

胡玲看着那突然出现在中年人手中的石头,小声惊呼到。

“灵力。”

盛野默默到,这几日一直跟母亲待在一起,他对灵力的波动异常熟悉。

“灵力?那是什么?”

小玲疑惑到。

盛野微微摇头,转身对小玲说道:

“玲姐,他恐怕不是简单的行脚商。”

看着盛野,胡玲一头雾水。

没再解释,盛野拉着胡玲爬下屋顶。

“玲姐,我先回去了。”

说完,盛野小跑离去,胡玲挠挠头,奇怪的看着离去的盛野。

回到家里,盛野向母亲屋中跑去。

“娘,你在吗娘。”

盛野呼唤道,方一走进屋子,一只手突然出现,在他后颈轻轻一敲,盛野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秦明姝看着倒在地上的儿子,叹了口气,抱起他放在床上,小心的为他盖上被子,随后将房门掩上,走出院子,身形开始变得虚幻。



陆陆续续有人来到破屋前,用一些往日里收集的物资前来交换。

一个妇人从背篓里掏出一块圆木放在石桌上,九长老眼前一亮,拿起圆木仔细端详,似乎颇为满意,片刻后,妇人背着两捆布匹欢喜离去。

紧接着有人拿出一块玉石,玉石晶莹剔透,一半血红,一半幽蓝,九长老呼吸一滞,连忙将玉石收入囊中,递上几捆布匹和几个瓷罐。

…………

不远处,姜忠和胡峥站在村长身后,默默看着不断前来交换的村民。

“爹,为啥啊。”

姜忠问道。

姜鹤捋捋发白的胡子,看了他一眼。

“既有所图,那就让他们尝尝甜头,那些物件对我们没用,对那些外界的灵师来说却是至宝。胡峥,你去告诉大家,换完东西都回家去,今日就不要出门了,忠儿,你带着卫队,换上石甲,加强巡逻,特别注意跟他一起来的那批人。”

姜鹤缓缓说道,两人相继离去之后,姜鹤拄着拐杖,双眼微眯。

“不管从何处来,若想在此生事,那就留在这里吧。”

目光中带着一丝狠辣。



入夜。

空地上燃着一堆篝火。

“十三长老,你说那人,会不会就是之前一直跟着我们那人。”

几人围着篝火席地而坐,一个青年说道。

十三长老眯着眼,若有所思。

“若是一直跟着我们,那就奇怪了,之前狼群袭击,他是怎么逃脱的,又是怎么在我们前面来到这里?方才我探查过,他的体内没有灵力波动,若不是普通人,那就是隐藏的极好。”

十三长老沉吟说道。

“哼,也不知道九哥为何要对那群土著那么客气,一群蝼蚁而已,若在外面,胆敢放肆,尽皆杀了了事,没想到来了这大幽,反而要处处小心,真是窝囊。”

十三长老不耐烦的说道,就在这时,那被他挂在腰间的玉牌微微一亮。

拿起玉牌,一道声音传入耳中:

“探查一下那个乞丐,灵石传来波动,看来我们来对地方了,这村内好像有种奇怪的能量,能够压制灵力的运转,我只能慢慢探查,一切小心为妙,避开那些村民。”

九长老的声音戛然而止。

收起玉牌,十三长老略微沉吟,

“赵成,去将那乞丐带来,不要惊动那些村民。”



月光如雪,月色弥漫大地,一个黑影悄然出现在古树旁,黑影朝四面看了一眼,目光锁定在树下那躺着的流浪汉。

流浪汉依旧躺在那里,如同木人一般,就在这时,一把短刃横在他的喉咙。

“跟我走,不要出声。”

黑影出声,流浪汉一动不动,仿佛对一切毫无知觉。

就在这时,一道无形光晕突然出现,笼罩了整个平阳村,整个平阳村忽然陷入了寂静,仿佛一切都在光晕的笼罩下陷入沉睡,箭塔上,几个卫队的青年上一秒还在各自谈笑,在接触到光晕的一瞬间,一个个都突然失去意识,手上长弓落下,倒在地上。

黑影一惊,抬头看向箭塔上忽然倒地的卫队,一丝不详的预感在心头升起,下一秒,一个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想起:

“再见。”

黑影眼中最后的一道风景,是一双深邃的眸子,那原本在他手中的短刃,不知何时已经插进了他的心脏。

流浪汉站起身来,看着天上高高悬挂的月亮,脸上忽然出现一丝笑意。

“霄云宗,人在贪婪下会迷失心智,送上性命,为了天宫席位,你们做错了太多事,现在就让我来替大哥和嫂子,收回点利息吧。”

冷风吹过,流浪汉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大树下只剩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与此同时,村子里,九长老看着眼前站立的人影,在他手上,剑形灵石发出红色的光芒。

“九叔,你们还是来了。”

秦明姝缓缓转身,清冷的眸子注视着九长老。

“一别多年,小姝见过姚九叔。”

九长老双眼微眯。

“你果然在这里。”

“快六年了,我以为霄云宗已经忘了我的存在了,没想到,那几个老家伙还一直记得我,九叔你太笨了,行走了这么多年,现在才想起来来到这里吗。”

秦明姝微微一笑。

“不过我也得谢谢你,给了我五年时间,若是你早点出现在我面前,我还会不知所措,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华哥走了这么多年,我本该早去追随他,但是我不甘心,他为霄云宗付出了那么多,却依然填不满你们这些魔鬼贪婪地心,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席位,你们做了那么多恶事,甚至不惜费尽心思,设下一个局来坑杀一个把霄云宗从低谷带向辉煌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