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双生天门 > 第十章 到来

第十章 到来


平阳村北部,村长家里,老村长姜鹤眯着眼,拄着拐杖站在院子里,在他手上拿着一颗古朴的半透明黑色圆石,石头在阳光下发出微弱的光,一道道纹路从石心蔓延开来,而其中一条最为粗长的纹路,呈现着血一样的红色,姜鹤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自他二十九岁那年当上平阳村的村长,已经整整四十七年,这接近五十年的时间里,平阳村经历过两次大难,整个村子都在覆灭的边缘,这块石头,是平阳村的先民留下来的,他们称之为预言之石,每当村子有了极大的灾难,预言之石就会出现一条血红的分支,指向灾难的源头。

“六年。”

姜鹤沉吟。

就在这时,一个岗卫背着长弓在外面喊道:

“村长,有商队过来了。”

姜鹤睁开眼睛,对着门外说道:

“知道了,这群溜子,一波一波来的挺紧,去告诉胡峥,让他去安排着。”

岗卫在门外领命离去,姜鹤拿起石头,眉头紧锁。

“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祸事,但愿幽神怜悯,护我平阳平安。”

闭上眼睛,姜鹤把石头捧在胸前,对着南方微微躬身。

训练场上,孩子们站成一排,在姜忠一声令下,纷纷拿起长矛向着百米外的稻草人投去,咻咻的破空声响起,一个个长矛在空中画着弧线,其中几支飞到一半无力的坠下,剩下的长矛大半摔落在稻草人脚下,只有一支长矛命中,穿头而过,插在地面上。

姜忠摇摇头,光着膀子大声喊道:

“一个个孬爷没一个比得过胡家女娃娃,下午加练一个时辰,那几个半路尥蹶子的,吃完饭先给我绕着村子跑个十圈。”

看着一个个小家伙脸上苦涩的表情,姜忠的目光投向胡玲,此刻的胡玲带着草环,目光呆呆的看着训练场的边缘,姜忠心底感慨,不得不承认,胡玲是这一批孩子里面最优秀的,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平阳村将会拥有一个英姿飒爽的女首领。

盛野家里,院门紧闭。

房间中,一个个灵力文字在空中缓缓消失,秦明姝呼出一口气,看向坐在对面一脸认真的盛野。

“娘,我都记住了。”

盛野说道,整整七天,他终于将需要学习的文字尽皆刻画在脑海里,这七天里,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都在用来对照九天雷引上的文字,而现在,他终于可以将整个九天雷引完全读懂,盛野有些迫不及待。

“经过这几日,你的神庭已经稳固,先不必着急修习接引法,娘还有些话要对你说。”

秦明姝说道。

盛野收起激动地心情,静静的点头聆听。

“九天雷引分三卷,你手上的,是第一卷,也就是最基础的接引法。顾名思义,九天雷引是雷属性的灵力功法。”

不等盛野开口,秦明姝接着说道:

“没错,灵力是有属性的,就好像人有不同的情绪,开心、愤怒、悲伤、痛苦,灵力也包含着许多属性,除了最基本的五行属性,金木水火土,还有风和雷,每一个属性都都有着它独有的特性,金属锐利,木属绵柔,水属寒凉,火属狂热,土属厚重,五行相生相克。除了五行,就是两大自然属性,风和雷,风无形,诡异多变,雷狂暴,无坚不摧。这些属性元素都包含在你所感知到的灵力中,如何激发这些元素的特性,决定你的灵力属性,靠的就是灵力功法,九天雷引就是一本激发雷属性的灵力功法,也是你父亲修习的灵力功法,一共分为三卷,第一卷就是入门接引法,修习了接引法,你就是一名正式的灵师,灵师的修行靠的就是灵力的积累和蜕变,根据体内灵力的积累,灵师又被按等级划分,初习接引法接引灵力入体,让灵力充斥你的丹田在经脉里形成回路,是灵师的第一个等级-入灵,灵力形成回路之后,你的身体会在灵力的滋养下慢慢发生蜕变,这是灵师的第二个等级-淬体,当身体被灵力完全改变,形成灵体之后,就跨入了第三个等级-化灵,九天雷引第一卷就包含了从入灵到化灵的修习法门。”

秦明姝说道。

“那化灵之后呢。”

盛野问道,秦明姝敲敲他的脑袋说道:

“现在跟你说那些还太过遥远,不要好高骛远,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进入入灵级,入灵到化灵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等你慢慢长大了,你自然就会明白。”

盛野点点头,其实母亲现在说的他也不是完全听懂,只是母亲说的话让他对灵师的世界充满了向往。

“娘,你说这本九天雷引是第一卷,那后面两卷呢。”

盛野拿起手上的书册问道。

“后面两卷,在别的地方,以后要你自己去取。”

秦明姝眼中闪过一丝厉芒。

“现在的你还太小,很多事情你还不懂,以后娘会慢慢告诉你,你要做的就是不断强大自己,这样娘才能……放心。”

盛野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最近的母亲仿佛变了一个人,以前的母亲从来不会跟他说这些,而且他从母亲的眼睛中,似乎看到了一丝果决,母亲好像做了某个决定,他不知道的决定,没再多问,盛野收起书册,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没有急着去修习,母亲的最近的种种迹象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安。

掀开被子,盛野看了看那毫无反应的火鹚鸟蛋,摇摇头盖上被子。

“娘,我出去一趟。”

对母亲喊道,盛野打开家门向外面跑去,临走前不忘摘下挂在院墙上的草帽扣在头上。

村口,胡峥带着几个猎卫队的汉子皱眉看着那由远而近的商队。

“上次商队来我们这是什么时候?”

胡峥对身旁一个汉子说道。

“有俩月了吧。”

那汉子答道。

两个月,这些溜子腿脚这么勤么,还是说又有了新溜子。

胡峥心中想到。

大树下,无人注意到,流浪汉的眼睛微睁,眼中光芒闪烁。

“九哥,马上就到了土著的村子了,我们该怎么做。”

十三长老望着不远处的村口,转头问道。

“见机行事,尽量跟他们搞好关系,如非必要不要起冲突,按照时间,五哥过几日就能赶到,在这之前不要牵扯过多的麻烦。”

九长老开口说道。

不一会儿,一行人就来到了村口,胡峥几个汉子就站在箭塔下,看着他们,箭塔上的卫队青年也是一脸严肃,一只手搭在箭袋上,冷冷看着。

“各位,我们是北宇来的商人,特来拜访贵地。”

九长老向前一步,微笑着说道。

这时,十三长老有些奇怪的看向那大树下躺着的身影,心中一动。

胡峥缓步上前,目光在这一行人身上扫过。

“我没见过你们。”

胡峥开口,外面行走大幽的商队并不多,大多他都见过,这次来的却都是些生面孔,这让他心中少不了警惕几分。

九长老微微一笑,说道:

“我们是第一次行走大幽的商队,带了些布匹瓷器,听闻大幽之中珍贵之物甚多,许多贵地用不到的东西对我们却有大用,所以特地前来拜访。”

“身上为何有血气。”

胡峥眯眼问道,常年打猎的他对血腥气极为敏感。

“是这样,前些日在幽林中遭遇野兽袭击,恶战一场,损失了不少货物,也死了几个兄弟。”

九长老一脸悲痛,这时,十三张老凑上前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九长老眼神一动,余光瞥了眼那躺在树下的流浪汉。

胡峥点点头,沉吟片刻说道:

“你带着货物跟我进村,其他人退出三里,自在那里安营。”

胡峥指了指九长老,示意他跟自己进村,又给其他人指了指远处的空地。

十三长老有些迟疑的看向九长老,小声说道:

“九哥,他们为什么只让你一人进去?”

“这些人生性谨慎,再加上我们身上的血气让他们有了警惕,无妨,你们且去那里安营,我自想办法拖上几天。”

胡峥看着几人,开口说道:

“若不放心,自可离去。”

九长老冲十三长老点点头,回身应道:

“如是便可,烦请带路。”

说着从身后年轻人手中接过绳子,拉着那驮着货物的蛟尾牛跟着胡峥走去。

看着九长老进了村子,十三长老看了眼那躺在树下的流浪汉,对着身边的年轻人说了几句,一行人转身向着空地走去。

九长老一路跟着胡峥前行,一边打量着整个村子。

“峥哥儿,又有商队来了吗,这次都带了些啥好东西。”

有妇人笑着问道。

“就是些布匹瓷器,我带着去西头那屋,想换了一会儿过去瞅瞅,看看家里有没有人要的。”

胡峥笑着答道。

一路前行,胡峥带着九长老来到一处破屋前,屋前放着一个石台,想是给商队陈列货物用的。

“就是这了,你就在这等着,若是有需要自会有人过来找你,到时候你们自己交易就行,晚上就在这屋里休息,虽然破了点,也能暂时歇歇脚,我们这小村子,希望不会介意。”

胡峥指了指屋子说道,九长老躬身称是,眼角微微一翘。

“烦请问下,村口树下那位,可也是外来之人?”

九长老拱手问道。

胡峥微微一愣,突然冷脸说道:

“哪来那么多问题,晚上不要在村子里乱跑,小村子里人都比较敏感,不要产生误会。”

说完留下一脸错愕的九长老,转身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