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双生天门 > 第九章 日子

第九章 日子


回到家中,盛野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听了母亲跟他说的那些话,许多他心中的疑问都一一解开,但更多的疑惑又从心头升起,他知道了父亲的名字,也知道了自己原本的名字,这让他对记忆中从来不存在的父亲第一次有了无比强烈的执念,父亲真的死了吗?盛野心中一团乱。

吃完饭,盛野开始在母亲的指导下习文识字,想要修习父亲留下的接引法,五岁的盛野终于开启了读书之旅。家中院门紧闭,小屋中,一个个色彩斑斓的灵力文字不断在空中浮现,盛野用心的看着,在母亲严肃的声音中,一个一个的记在心里。因为神庭的开启,盛野的感悟和记忆被无限放大,一个个对他来说无比陌生的文字在母亲的教导下似乎变得简单。

小村子一如平日,只是在中午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老村长召集了猎卫队的成员,在午饭后来到了大树下,想要带离流浪汉,将他送出幽林,奇怪的是,四五个猎卫队的汉子,愣是没能把流浪汉从地上拖起来,整个过程流浪汉闭目不语,就躺在那里,可任凭他们怎么用力,那人就像长在地上一样,不动分毫,一众汉子无语,最后在村长的沉吟中不甘离去,只是村口箭塔上多了几名持弓的青年,姜忠和胡峥也在村长的安排下,开始轮流带着猎卫队在村子周围巡逻。

训练场上,十几个孩子整齐而立,在胡峥的带领下开始训练,猎卫队自林子里打猎归来,他们的假期也就宣告结束,一个个苦着脸在修炼场上摸爬滚打。

姜朔跟几个跟他一般大的孩子被分成一组,站在他们对面是胡玲。奇怪的是,胡玲今天竟然没有扎起往日的双马尾,只是把头发简单的束在背后,头上带着一个草环,在日光下,少女的魅力让对面的姜朔和其他几个孩子一阵发呆,这还是平日里那个咋咋呼呼,不修边幅的孩子头吗?在胡峥一声令下,姜朔知道自己错了,当胡玲冲过来一个背摔将失神的他摔倒在地的时候,姜朔苦着脸望着天空,心中默默说道:果然美丽都是魔鬼。而胡玲则时不时的回头看向训练场的边缘,那里空空如也。

奇怪,小野去哪了?

往常他们训练的时候,盛野就喜欢坐在旁边的地上,对着他们手舞足蹈,呼喊加油,今日却不见了踪影。

害羞了?

想到昨夜的事,少女脸上浮现一丝绯红。按照盛野的话,她今天上午将那玉瓶中的液体偷偷倒进母亲的碗中,一顿饭后,母亲就激动拉着父亲跪向南方,口中直呼幽神赐福,胡玲心中暖暖想着,才不是幽神,是小野给的。

一天就这样过去,月升日落。

星光下,屋中的盛野借着烛光,捧着一本发皱的书册,皱眉认真的看着,上面扭曲的文字让他一阵头大,努力回想着白日里母亲教给自己的文字,一个个的在书册上对照着。

月色朦胧,盛野捧着书册靠着床头沉沉睡去,窗外,秦明姝看着沉睡的儿子,微微叹了口气,她也不知道,盛野的未来将是如何,不知道,将那些事情告诉盛野,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抬头望着南方那高高耸立的山崖,她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离开,进入那里寻找丈夫,她本想独自一人承受这一切,让盛野无知的生活在这里,可是直到那个人的出现,让她明白,有些人始终没有放过自己。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色微亮,盛野在迷迷糊糊中醒来,放下书册,点亮烛灯,小心翼翼的扒开床上团成一团的被子,露出一颗火红色的蛋,正是前日里杨叔送给他的火鹚鸟的蛋,一拿回来,盛野就将它小心的放在了被子里,盯着蛋看了一会儿,盛野重新将被子盖好,轻轻地走出房门,看了一眼母亲的屋子,随后便去院子里打水洗漱,一切完毕之后,盛野调整呼吸,施展敛息术,悄悄的向村外摸去。

经过箭塔,盛野有些疑惑,昨夜守夜的卫队好像比平时多了几人,看了看大树下那躺着的身影,盛野心中明白了。老村长曾说过,等猎卫队回来,就将那人送出幽林,可他为什么还在这里?

好奇之下,盛野踩着月色,慢慢靠近大树,自从那人来到这里之后,他第一眼看见,就感觉自己有些熟悉,再加上那日母亲突兀的出现,交给他一样东西,让盛野的心里早就对这怪人产生了疑惑。

轻轻扒在树身上,盛野探头看向大树的另一侧,树根下,怪人一动不动,宛如一块木头,与树根融为一体,就在盛野忍不住好奇想过去的时候,天边的霞光让他心头一震,暗道糟糕,连忙离开大树,向着小山丘狂奔而去。

树下,一双眸子缓缓睁开,看了一眼盛野离去的方向,怪人脸上浮现一丝笑意,随后再度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山丘上,盛野盘膝而坐,双目紧闭,感受着太阳的升起,准备捕捉那第一道霞光,片刻之后,盛野猛地睁开眼睛,紫芒入体,奇妙的感觉再次浮现,神庭中,水晶在吸收了紫芒之后,发出的紫色光晕明显亮了几分,盛野似乎感觉到,那站立在神庭中央的自己仿佛变大了几分。

紫色的光晕从神庭中浮现而出,盛野整个人都蒙上一层淡淡的紫光,浑身说不出的舒爽,他再次尝试感悟空气中漂浮的灵力,那昨日若隐若现的灵力雾气,此刻仿佛变得更加清晰,盛野用手去抓,灵力雾气穿手而过,这次盛野没有失落,待得神庭之中的紫芒被完全吸收,盛野缓缓睁开眼睛,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迫不及待的向村子跑去,他要接着跟母亲识字,早日学会那本父亲留下的接引法。

时光荏苒,转眼便是七天。

这七天里,盛野每天都在重复着前一天的日子,早上早起去山丘上吸收紫芒,回来跟母亲学习文字,神庭开启的盛野学习能力惊人,在第五天的时候,那本九天雷引上的内容盛野已能读懂大半。神庭中的水晶在吸收了七天的紫芒之后,散发出的紫色光晕愈发强盛,盛野每天都能感受到自己眼中的世界更加空灵。

村子里的生活依旧平淡,猎卫队每次出猎回来都能维持村子数月的生活,打猎归来本可以落得清闲,只是那怪人依旧如同木头一般躺在大树下,猎卫队后来又试过几次,怪人就跟那棵古树一样,仿佛长在土里,一动不动,这让几个常年打猎的山里汉子都有些受伤,村长只得让猎卫队也加入了巡逻的队伍,一个个汉子看向那衣衫褴褛的流浪汉眼中都带着敌意和怒气。

孩子们的训练也一如既往在进行着。

姜朔扎着马步,双手各提着一个石锁,胖脸上汗如雨下,今天带领他们训练的是姜忠,姜忠光着膀子坐在石头上,满意的看着一群孩子在日光下卖力的操练。

胡玲带着草环蹲在地上,呆呆的望着天空,盛野这七天里都没有再出现在训练场上,这让胡玲有些失落。

小野在干什么呢?

胡玲心中默默的想着。

耳边传来姜忠那浑厚的声音:

“毛毛,阿朔,小豆子,你们三个过来,跟小玲撂撂。”

姜朔听到父亲喊自己,还以为可以休息了,听到后面的话,脸色顿时苦了起来。

“爹,我胳膊好酸。”

姜朔苦着脸说道,另外两个被喊道的孩子放下手中正在操练的家伙,都苦着脸站在姜朔旁边。

姜忠把脸一板,姜朔立马知趣的放下手中的石锁,这位老爹在训练场上可从没把他当亲儿子看。

“少废话,几个大小伙子,连个女娃娃都撂不翻,胡峥的娃娃吃肉长大的,你们都是吃草长大的吗。”

姜忠板着脸说道。

“姜叔叔,这次下几分力啊。”

一听有架打了,胡玲立马来了兴致,自从第一天父亲带他们训练的时候,胡玲三下五除二撂翻了十几个孩子,胡峥就再没让她跟他们对练过,这让无聊的胡玲心中很是不爽。可姜忠不管这些,每次轮到他的时候,跟胡玲对练那是必不可少的项目,用他的话来说,野兽都是活的,老对着一堆稻草砍来砍去能练出个屁。

姜忠哈哈一笑:

“撂到他们爬不起来为止。”

胡玲一脸兴奋的点点头,转身摸摸鼻子,对着对面苦着脸的姜朔三人做了一个挑衅的手势。

不一会儿,训练场上传来几声惨叫。

“没劲。”

胡玲拍拍衣服上沾到的灰尘,咕哝着蹲到一边,用手撑着下巴看向天空。

“还是小野好玩,小野啊,你到底在干嘛呀。”

姜忠看着地上四仰八叉躺着的三个人,捂着脸转过身去。

“我滴哥啊,你这女儿到底啥咋个养出来的,这是吃了龙肉长大的吗。”

心中腹诽了一下胡峥,姜忠转过身对躺在地上的姜朔狠狠说道:

“今儿晚上不许吃饭!”

姜朔欲哭无泪,我的爹啊,吃饱了都打不过,不吃饭更打不过了。

村口,箭塔上,一个青年看着远方的树林,突然面色一变。

只见一群人影零零散散出现在树林里,缓缓向着村子走来,在他们身后跟着一头蛟尾牛,背上驮着许多货物。

“商队来了,去告诉村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