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双生天门 > 第四章 梦

第四章 梦


老者走上前去,捋了捋胡须,正要说什么,余光瞥见刚挤进人群的盛野,眉心一凝。

他想起了五年前,盛野的母亲怀着盛野,就晕倒在这大树下,时隔五年,眼前之人是第二个孤身来到平阳村的人。

“我们村子不欢迎外来人,你若是迷途在此,尽可开口,我会着人将你送出幽林。”

村长开口道,那人依旧沉默不语,就宛如与他靠着的树根合为一体,成了个木头人。

“你能独身穿过幽林至此,全无伤痕。”

村长看了眼流浪汉身上的布衣,虽为破烂,但浑身没有一点伤痕,接着说道:

“若有所图,也请尽快离去,平阳村只是一个小村子,在这茫茫大幽中搏一点生机,恐怕给予不了你想要的。”

流浪汉依旧不答话,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一幕倒让村长身后的小青年有些恼火。

“村长跟你说话呢,你们外来人都是这样不懂礼数吗?”

小青年气愤道。

村长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青年愤愤走向一边。

思索之后,村长转过身来,冲小玲的母亲说道:

“胡峥他们应该在这一两日归来,待得归来之后,让胡峥与我儿送他离开,这几日你每日中午送些吃食过来。”

村长说道,小玲的母亲点头。

“都回去吧,这几日就不要外出了。”

说完,村长拄着拐杖走出人群,见村长离去,一众村民也都一边议论着一边跟着离去。

胡玲捂着鼻子拉着盛野跟在人群后面。

“那人好臭哦,得有多久没洗澡了。”

胡玲抱怨道。

“玲姐,你看清他长什么样了吗?”

盛野不时回头看向那树下的人影,他总感觉,那人身上有一股熟悉感。

“满脸的大胡子,什么也看不见。”

说话间还用力擤了擤鼻子。

突然,盛野身子一僵,整个人怔在那里,目光中,母亲不知何时出现在树下,站在那流浪汉面前,而那如同木人的流浪汉,此刻竟抬起头看着母亲。

“走啊小野。”

拉着盛野的胡玲察觉到不对,疑惑地看向他。

目光中,母亲将一个布包放在流浪汉身前,似乎对他说着什么,流浪汉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小野?”

胡玲喊道,盛野一惊,连忙回头。

“玲姐。”

“发什么愣呢,村长爷爷都说了,不让我们靠近他。”

盛野默默点了点头,再次回头看去,母亲已经没了踪影,仿佛从来没出现过,而那流浪汉又回到了刚才的样子,半靠在树根上,宛如一个木人。

“娘……”

夜晚。

吃完晚饭,盛野捧着烛灯回到自己房间,小脑袋里一团乱麻。母亲为什么会跟突然出现在村子的那人认识,他们说了什么,母亲给了他什么东西。

偷偷爬在窗户,母亲房间的烛光还亮着,穿上鞋子,盛野捧着烛灯,小心翼翼来到母亲的门口,母亲坐在床头,手上捧着木牌,怔怔出神。盛野想张了张嘴,没有叫出声。

“如果我可以知道,娘一定会告诉我,既然不说,那我又怎么去问娘呢。”

心中默默想着,盛野看了看出神的母亲,转身又回去了房间。

躺在床上,盛野翻来覆去。

“还不睡觉,忘了明天要做什么了吗?”

屋外传来母亲的声音。

“睡了,娘。”

盛野这才想起,母亲今天跟他说过的话,明天一早,要教他的东西,收回思绪,盛野闭上眼睛,慢慢入睡。

夜幕下,星河璀璨,整个平阳村都陷入了寂静,偶有几家灯火还亮着,几家依稀传来几声犬吠,再就是夜鸦不合时宜的鸣叫。大树下,一双眸子缓缓睁开,浑浊的目光扫视着夜幕下村子的轮廓。

“大哥,我找到他们了……”

似乎很久很久没有张口说过话,那喉咙里传出的声音如同夜鸦虚弱的叫声一般,沙哑刺耳。

“他们也来了,他们还是来了,子裕即便身死,这次也定护他们周全,为你留下盛于家的血脉,哪怕搅乱这大幽,哪怕……惊动幽都!”

浑浊的眼睛此刻仿佛度上了一层光华,与繁星辉映……

---------------------------------

小叶子,你跟林叔叔在外面等一下,妈妈跟爸爸一会儿就出来。

电话里传来女人温柔的声音。

嗯!

小男孩点点头,按下挂断键,看了眼那灯火通明的巨大建筑。

林叔叔,你手机里为什么没有游戏?

叔叔不喜欢玩游戏,你要玩什么,叔叔给你下载。

emmm……我要玩弹弓打猪头的游戏。

好,叔叔给你下载。

林叔叔,妈妈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等呢。

你看到那个图标没有,保密单位,里面都是很重要的东西,我们是不可以进去的。

哦,什么是保密单位。

就是特殊的人做特殊的工作的地方。

可是外面好热啊。

热吗,我们坐车上等吧,叔叔给你开空调。

好。

------------------------------------

都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出来。

马上就出来了,怎么,这么想爸爸妈妈吗。

好不容易放礼拜天。

小男孩嘟着嘴。

好久才能见一次。

男人叹叹气,没再说话,看着男孩的小手在手机屏幕滑来滑去,眼睛却不时瞥向那紧紧关闭的大门。

不好玩不好玩,我要玩别的。

好,叔叔给你下载。

我要跟爸爸一起玩。

男人无语。

爸爸一会儿就出来了,小叶子,再耐心等等。

------------------------------------

叔叔,怎么了。

男孩看着那巨大的建筑上不停交叉亮起的红灯喝不停发出的刺耳警报声。

不断有人慌乱的从建筑中狂奔而出,紧闭的大门被打开,无数人向四面八方狂奔而去。

你在这里别动,叔叔去看看。

男人下车锁上车门,冲着建筑的门口跑去。

叮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

小男孩接起电话。

小林!带叶涯赶紧离开这里!XBYS-2实验室发生连锁反应,这里就快要爆炸了,快带叶涯离开,越远越好!!

电话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妈妈!

男孩大声喊道,可手机嘈杂的声音里再没了母亲的回应。

男孩想打开车门,可车门被锁上了,他慌乱的拍的着车窗,毫无反应。

视线中,林叔叔被一群人冲撞着倒在地上,那群人奔着车子狂奔而来,林叔叔慌忙起身,却又被人大力甩开。

开门!!

开门!!!!

有人嘶吼着砸着车窗,男孩抱着双腿蜷缩在座位上,惊吓的眼神中噙满了泪水。

爸爸!妈妈!

越来越多的人围上了车子,有人拿着石头砸向车窗,可那特制的玻璃甚至连印痕也没有留下。

开门啊!!!!!!

外面的人状若疯狂的敲打着车窗,也有人放弃车子朝着远处跑去,整个世界都只剩下狂乱的哭喊。

男孩把头埋进膝盖,瑟瑟发抖的呼唤着父母。

突然,外面好似安静了。

男孩缓缓抬起头,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目光中,一个白色的光球出现在那巨大建筑的中央。

纯粹的白色,让整个夜色完全被照亮,男孩能看清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看到他们脸上新鲜的血液,看到他们眼睛里流出的泪水,看到他们瞳孔中深深的绝望,有人在哭,有人在笑,男孩看到了不远处站立的林叔叔,他望着自己,帅气的脸庞上写满了酸楚,他冲着自己摇头,眼神里满是哀伤。

光球慢慢变小,仿佛收起了它所有的光华,夜色再次变暗。

寂静的一秒之后,比刚才浓郁无数倍的白光亮起,男孩听不见任何的声音,白光在一瞬间吞噬了一切……

-------------------------------------

白色的世界。

突然,一双大手从天而降,整个汽车被撕成两半,大手将男孩一把揽入怀中,冲天而起……

留在男孩眼中最后的画面,就是地面上一个巨大的光球,刺眼的白光仿佛第二个太阳……

--------------------------------------

太阳尚未升起,村子就已经开始苏醒。

盛野呆呆的坐在床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那是什么?”

脑袋里回想着昨夜的梦。

“那是什么地方?”

梦中出现的画面时刻在脑海里回荡,小男孩的哭声,奇怪的建筑,奇怪的人,奇怪的会发光的小盒子,以及那些人奇怪的装束,还有那最后刺眼的白光。

甩了甩头,盛野下床,一开门,母亲已经站在院子里,今天的母亲换了一身衣服,束起了头发,整个人好像都完全不一样了。

在这个小村子里,只有老人和成年的女人才会穿布制的衣服,这些布匹都是那些走商从外面带进来的,几乎每家都会换取一些,改成衣服。母亲今天穿了一身暗红色的布袍,手上捧着一个小木盒。

“娘。”

盛野打了个哈欠。

母亲转过身,冲他露出一个微笑。

“你今天真好看。”

盛野过去抱住母亲,淡淡的香味从母亲身上传来。

“去洗漱吧,然后跟娘去一个地方。”

母亲说道,盛野点点头,进屋拿起木盆去水缸打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