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双生天门 > 第三章 不速之客

第三章 不速之客


另一边,九长老喘着粗气,手中弯刃的光芒暗淡了许多,身上多了几道刺目的血痕

,在他对面,是一头巨大的黑狼,狼眼中散发出更加浓郁的幽绿色光芒,只是那眸

光中也带着一丝疲惫,在它侧身,一道伤口从脖颈一直绵延到尾部,黑血滴落,黑

气缭绕。

“想不到,你这畜生竟有这等本事,白日里也能出来作恶。”

九长老目光凝重,方才的交手中,这狼王手段奇特,身法诡异,虽论境界不及他,

但这诡异的身法和攻击手段在这密林中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让他没讨到什么便宜



狼王幽冷的注视着他,忽然狼口一张:

“九上宗门人,入大幽,死!”

九长老呼吸一滞,口吐人言?这个想法一出,他瞬间感觉浑身冰冷,但转念一想,

若真是那样,他现在怕是早都化为腹中之食。

冷哼一声道:

“几品奇兽?你主人是谁?”

狼王冷漠道:

“茫茫大幽,谁配为我主。九上宗的人类,你,死!”

狼语刚落,狼王化为一道残影暴冲而去,九长老大怒:

“畜生!受死!”

在他脑后,一道光影浮现,三条闪着白光的纹路勾勒出一把长剑的形状,光影一出

,九长老如沐神辉,整个人都仿佛发生了变化,化作一道白光躲开狼王的惊险一扑

,手中弯刃旋飞而出,直奔狼王而去。

叮!

弯刃与狼爪相撞,火花四溅,狼王在空中一个翻滚,落在地上,九长老挥手一招,

弯刃倒飞而回。

“天!纹!”

狼王开口道。

九长老咧嘴一笑。

“你这畜生还有点见识,三品天纹,虽然所刻画神影与老子不是很契合,但杀你足

够!”

狼王眸光闪动,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看着狼王这副模样,九长老也不急着动手,心

中暗道:

应该早点天纹加持,先前灵力耗费过多,此刻加持天纹作战实在吃力,还是神影不

契合,你这畜生且慢慢发楞,等我灵力恢复一成,就取你性命!

九长老左手背身抓着一个发光的珠子,光晕缭绕,灵力不断从左手进入身体,汇入

经脉。

狼王似乎发现了对方的小动作,抬起头盯着他:

“我杀不了你,不出大幽,你必死!”

言罢,抬腿化为黑影转身隐没在丛林之中,一声巨大的狼吼响起,贯穿了整个丛林



“呼……”

九长老长出一口气,确认狼王已经远离之后,脑后光影这才消失不见,一口鲜血狂

喷而出,整个人气息瞬间萎靡下来,他连忙盘地而坐,调整内息。

“小心!”

十三长老长老一枪洞穿一只幽狼,顺手将一名已经失去战斗力的青年丢进内圈。

凶狼不断狂涌而出,众人招架越发吃力,眼看防御圈就要被突破,一声狼吼回荡森

林。

听见狼吼,群狼攻势一滞,一个个龇着獠牙,恶狠狠的看了眼几人,转身窜进灌木



“退了!九长老赢了!”

几乎站立不稳的几人瘫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

伴随着狼群退去,天空中的黑云也开始慢慢消散,阳光重新穿透黑云普照大地,森

林又亮了起来。

整个地面一片狼藉,无数残尸断臂,碎肉满地,鲜血横流。

十三长老大口喘着粗气,瘫坐在地上,手中长枪已经失去了光芒,被黑血浸透。

“你们几个照顾好他们,不要松懈,我去找九长老。”

勉强用长枪支撑着身体,十三长老掏出一颗药丸塞进嘴里,闭着眼睛调整了一下,

这才睁眼朝九长老所去方向赶去。

“九哥!”

十三长老看着浑身血痕,盘膝而坐的九长老,悲声道。

“伤亡怎么样?”

九长老语气虚弱。

“伤亡惨重,还能动的只剩下七个,还有四个不知死活。”

“还有,小木子,死了。”

九长老气息不稳,一口鲜血喷出,小木子,是他的徒弟。

平息片刻,九长老睁开眼睛。

“那些东西呢?”

九长老问道。

“货物被毁了大半,还剩一些,那几头蛟尾牛倒是还活着一头,这些畜生见到危险

就蜷伏在地,侥幸活下来一头。”

“九哥,我们还接着走吗?”

十三长老接着道。

九长老牙关紧咬,那头狼临走时说的话萦绕在他耳畔,他抬起头看了看这无尽的幽

林,眼睛微眯:

“走!”

“给五哥传信,让他赶来大幽,我确信,他们就在这里,不会错!”

十三长老欲言又止,无奈叹了口气,伸手拿下挂在腰间的玉牌。

“我身有狼毒,还需调理片刻,你去召集他们,修养之后,带着剩下的货离开此地

,血腥味会招来更多猛兽,这大幽不比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能动的带着,动不了

的,就地埋了。”

说完,九长老再次闭眼调理。

-------------------------------

“娘,什么是敛息术?”

盛野抬头问道。

“敛息术,是一种简单的呼吸法。”

“就是收敛你的气息,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时刻保持在最清醒的状态

,与周围的事物形成共鸣,感悟周围的环境,同时融入你周围的环境,让别人发现

不了你。”

母亲微笑着解释道。

“娘会教你的。”

盛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小野,娘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我们受了村子的恩惠,对吗?”

母亲问道。

“娘……”

“你是娘的孩子,娘怎么不懂你的心思,受人恩惠,涌泉相报,你想学本领,跟着

叔叔们一起去山林打猎,不就是想报这个恩惠吗,你有这个想法,娘很欣慰。”

“以后你就生活在这里,娘教你的东西,不许让别人知道,哪怕是小玲也不行,你

记住了吗?”

盛野看着母亲逐渐严肃的表情,认真点了点头。

“你已经快六岁了,有些事情不是娘不告诉你,而是你没有必要知道,你只要记得

,你生在平阳村,长在平阳村,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要保护平阳村,保护这

里的人,给你恩惠的人。”

“娘会开始教你很多东西,很多你不知道,甚至他们也不知道的东西,这些东西,

会让你拥有保护他们的能力,也会给你带来危险,所以娘要你保证,娘教给你的,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露于人前,哪怕是你最亲密的人。”

盛野再次重重点了点头,他从不会忤逆母亲。

“当你拥有了这些能力,时刻记得,它们不是让你成为英雄,受人敬仰的,不管你

拥有了什么,你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守护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平安度过这一生

,就足够了。”

说到这里,母亲的目光透过窗户,看向天空,眸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动。

“娘,我知道了。”

盛野轻轻说道。

走在路上,脑海里回想着母亲刚刚说过的话。

娘,到底什么是我没有必要知道的,是--爹吗……

“小野!小野!”

不等灿野回头,一只手就从后面抓住他的胳膊,带他飞奔起来。

“小玲姐,怎么了?”

突兀的奔跑让盛野有点目眩。

“快走,村口来了个怪人,去看看。”

女孩脸上带着俏皮的笑,拉着盛野一路狂奔,两个漂亮的马尾在身后一蹦一蹦。

平阳村村口有一颗大树,据说是一颗已经长了数千年的大树,村子的先民开辟村落

的时候特意将它留了下来,从那之后,这颗大树就像平阳村的守护神一般,陪着一

代代人的更迭。

此刻,大树下挤满了人,盛野老远就看到村长,也就是姜硕的爷爷站在人群里,正

对着一个靠在树根上的人说着什么。

“那就是怪人吗?”

盛野问道。

“对,我听刘婶说中午突然出现在那里的,就靠着树根睡觉,一身破烂衣服,问他

也不说话,要不是刘婶踢了踢他屁股,他翻了个身,还以为他是个死人呢。”

盛野无语,哪有打招呼踢屁股的。

一路狂奔到大树下,盛野弯腰捂着胸口喘着粗气,胡玲倒像没事一样,叽叽喳喳就

挤进了人群。

“玲姐果然体质过人。”

盛野感慨。

这是一个流浪汉,身上的衣服满是破洞,一堆毛发胡乱的糊在脸上,分不清哪些是

头发,哪些是胡须,上面沾满了杂草树叶。平阳村平时很少见到外来客,除了走商

的商人偶尔来换点物资,几乎不会有外人闯入,这个不速之客一出现,就几乎惊动

了每一户人家。

“喂,你是谁啊?”

小玲凑到流浪汉跟前,一股臭味扑鼻而来,顿时熏得她眼泪直流。

“什么味道,你好臭啊怪人!”

小玲捂着鼻子一脸嫌弃。

“小玲,别胡闹,过来。”

小玲捂着鼻子不满的站到一个妇人跟前,那是她的母亲。

“娘,他好臭。”

妇人拍了拍小玲的肩膀,给她一个噤声的手势。

老村长皱眉看着怪人,冲一旁招了招手,一个身穿兽皮的小青年凑上前来。

“什么时候在这的?”

青年挠挠头说道:

“是刘婶发现的,说是不知道啥时候就坐这了,问也不搭话,就啥也不说,坐那睡

觉。”

“就没人看见咋过来的?”

村长又问道,青年摇摇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