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四红人 > 九霄狱祖 > 第61章:罪罚

第61章:罪罚


北陵江灯会已经过去了三天,关于月刻印记的消息在儒城传的沸沸扬扬,欧阳家更是万金悬赏线索,据说已经有了些眉目。

不过这些姬道弦并不关心,此时在他面前有一位白面书生,相貌英俊,不过如今这白面书生被绑了起来,神情惊恐,在这荒郊野岭弱小且无助。

将魏庆生绑来的过程比想象中要简单许多,因为舞夕阁在北陵江灯会寻找月刻印记的事情,姬道弦只是买通了魏庆生身边的打杂伙计,让他透漏在这荒郊野岭发现了有关月刻印记的东西,魏庆生便傻乎乎的来了。

“你是何人,为何绑我,你可知我是谁,我父亲可是文道大儒魏殃!”魏庆生大喝道,但声音的微微颤抖暴露了内心的惶恐。

“我知道,大儒魏殃,朝中三品大官,儒城城主,文生的科考制度都由他来定规矩,《权与民》这部武朝著作便是出自他手,无数书生心中的日月,他的诗文我也曾读过两篇,字句优美,发人深省,只是魏前辈似乎将精力都放在了教书育人上了,而忽略了对自己亲儿子的教导。”

这荒郊野岭虽在儒城中,但偏僻得很,儒城又多是文人雅士,谁没事跑这啊,而且为了万无一失,姬道弦是带着猫大爷一起的,这战五渣猫虽然打架不行,但设个隔音道纹却是没什么问题。

“你什么意思?”魏庆生沉声道,这个人他从未见过,既然素不相识,又没有找错人,却将他骗到这荒山野岭绑着,那只能是寻仇而来了,只是魏庆生不明白,他在儒城被誉为翩翩公子,风评极好,对人彬彬有礼,与人为善,从来不曾有过仇家。

“若是魏前辈知道你喜爱虐待孩童,不知道会不会大义灭亲?”姬道弦的话让魏庆生神情微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魏庆生此时心神急转,他不会承认,也不能承认,否则必死无疑,他已经明白眼前这人要么是个自诩正义的武朝侠士,要么就是哪位孤儿的旧亲,查到了他的头上,只是他做事小心,即便是买那些孤儿也是转了多家之手,究竟是怎么查到他的身上的。

“不急,我知道你也是个儒士,既是儒士,自然熟读德艺全论,我问你哦,根据德艺全论,虐杀孩童该作何处理?”姬道弦轻笑道,看着魏庆生想要辩解的样子,他摆了摆手,“别紧张,我就问问,你回答就好。”

“断去四肢,活活烧死。”魏庆生艰难的回答道。

“那根据武朝律法又该如何?”

“凌迟处死。”

“那你选一个死法吧。”姬道弦轻声道,他看着魏庆生,神情冰冷。

“阁下饶命,只要放我一马,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啊。”魏庆生哀求道,他有高贵的家室,大好的前途,只是杀了几个贱民,根本不足挂齿,怎么能因此丧命。

“其实我有一种更好的死法,说给你听听。”姬道弦缓声道,“我将你埋在土里,在这附近涂抹蚊虫香,这荒郊野岭的虫蚁闻香而来,会爬满你的脸上,顺着鼻耳钻进你的体内,啃食你的皮肤和内脏,不过你放心,这些都是普通的虫子,起初根本伤不到你,但随着数量越来越多,你最终会被啃食的一干二净,连尸骨都不会留下,还省得下葬了。”

魏庆生闻言,顿时头皮发麻,疯狂的挣扎,想要挣脱身上的捆绑束缚,然而无济于事。

“饶我一命,我再也不敢了,我知道错了,我可以赎罪,我以后多做善事,杀了我那些孩子也没法复活的。”

姬道弦一脚将魏庆生踢进了事先挖好的土坑中,直接埋了起来,只留下一张绝望的头颅。

“不要放弃,这种死法很慢,最近儒城多雨,你到时候可饮雨水解渴,食脸上虫蚁充饥,起码也要一个月你才会死,而如果有人路经此地,也许你就得救了,所以,看天意吧。”

魏庆生绝望的看着姬道弦离开的背影,他曾大声呼救,然而这里荒无人烟,一天又一天过去,遥远的,魏庆生看到远处一道人影,大喜过望,只是距离太远,他喊破了嗓子都未能引起那人的注意。

姬道弦并不担心魏庆生会活下去,他必死无疑,猫大爷在魏庆生周身设下的隔音道纹和目力屏障,即便有人与他近在咫尺也发现不了异常,而如果真的有遇到了武道大能路过,救了他也无妨,姬道弦以鬼道之法在他身上留下了暗伤,如今鬼道破灭,识鬼道者都极少,更别说精通鬼道者,即便人皇都不一定能发现这处暗伤。

……

朝仙镇,众位天骄在此地已有半月之久,然而都未能寻到烛龙令,自姬道弦将朝仙湖的烛龙令拿走后,朝仙海的道纹便消失不见,任如何探寻都不见任何异常。

万药宗苍景天此时来到了一片药田,这药田不远处有两道深邃的车轮印,药童的尸体早已被万药宗的人带走火葬,而那凶手一直没能查到,苍景天既然从宗门来此,也因而顺便彻查此事。

他寻求了朝仙镇新任镇守的帮助,查看了事发之后所有驾马车入镇的名册,倒不是他认定凶手一定会入朝仙镇,只是苍景天觉得凶手杀人后不仅没有做任何掩盖,还留下一道车印,行事如此猖狂,肆无忌惮,很大可能不会因为此事便改变路线。

最终他锁定了六辆马车,而经过排查,其余五辆都排除了,唯有最后一辆。

“儒城的方向。”苍景天喃喃自语,当下动身前往姬儒城。

而远在皇城的东宫,太子翻看着武朝卷宗,在他的书案上有一张地图,正是抚仙海。

空间一阵涟漪,冯老从中走出,此时的冯老面色疲惫,以天识之感搜索无尽海域,即便他是人王,也同样心身俱疲。

“还是没有焚寂的线索嘛?”凰净风问道,姬家的焚寂枪在抚仙海,但海域太大了,纵使人皇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太子在抚仙海暗中搜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在两年前便在谋划此事,为了不引起三皇子的注意,他只派了五百人,由五位天人带领,夜以继日的在抚仙海中寻找,若有人在寻找过程中殒命,便补全人数,这两年,已经折损了两千多位合道者,而随着寻找的深入,折损的速度也在不断升高,而如今皇城无风波,凰净风时常还会让冯老也去抚仙海,但茫茫海域想找到一枪,这是真正的大海捞针。

“抚仙海太大了,即便人皇的天识想要探索整片海域,也要起码十年的时间,如今我们连抚仙海的外域都没寻完,想找到焚寂,遥遥无期。”冯老叹息一声,太子执意要寻焚寂,自然是为了姬道弦,黎明只是中品枪兵,若他真的一生无法蜕凡,这枪便足够了,但凰净风不信。

姬家虽衰败多年,云天城姬道弦更是没有出过天人,但后辈之人却人人蜕凡,更何况姬道弦还流着仙宗的血脉,凰净风虽然心中着急,但坚信姬道弦一定可以蜕凡,而等姬道弦修为更进一步,甚至有朝一日成为人皇之时,那么黎明枪显然是不行的,他要为姬道弦寻得武朝最好的枪兵。

百兵谱的历史极为悠久,比武月皇朝的历史都还要久远,来历已查不到根源,兵谱中的兵器并不是只包括武月皇朝,甚至容纳了整个南梁大陆的神兵,有些神兵在武朝毫无踪迹,有武道大能推测,那些神兵乃是出自仙宗百家。

而焚寂在百兵谱枪字卷中排第五,在武朝已知的神枪中,还没有哪柄枪可以超过焚寂的,说焚寂是武朝第一枪绝不为过。

“那就慢慢找,两年不行就十年,十年找不到就二十年。”凰净风轻声道,为了寻焚寂真的付出了太多的资源,而这还只是个开始。

“殿下,最近东日帝国很不安分啊。”冯老看到凰净风手里的朝中卷宗,不由说道。

“据说东日帝国出了几位千年难遇的天骄,既然他们想来我武月皇朝,那就让他们来。”

东日帝国要派人来武月皇朝的消息早在几年前便有了,但武朝阁老对此事一直意见不同,所以迟迟没有定论。

“殿下,东日帝国胆敢派人来此,恐怕有备而来,我们也该多做准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他们没来之前,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手段是什么,但我武月皇朝不管是武道还是文道都一直压他们一头,任他们何等手段,最终只能灰溜溜的离开。”凰净风傲然道,他是太子,除了武月大帝,便由他代表武月皇朝,此次东日帝国的事件,他的态度至关重要,会直接决定东日帝国能够顺利派人前往武朝交流。

“不过时间却要推迟。”

“殿下是想做何后手?”

“哪有什么后手,东日帝国那边不管出什么招,我武月都可接下,只是道弦如今出游,他喜欢热闹,这种事情还是等他回来一起见识下吧。”

冯老默然,讲道理,他有些酸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